A8号

为什么还有人会信:汽车能飞

480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王贺,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30年,在喧闹的市中心,一台台飞行汽车打开双翼,拔地而起。人们乘坐飞行汽车飞入空中,在车上惬意的看着视频,喝着咖啡。飞行汽车的时速达到了200公里/小时,轻松避开了地面的交通拥堵,不到15分钟便到达目的地,双翼折叠后停入了正常停车位。

这并不只是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场景。

1917年,被称为“飞行汽车之父”的格·寇蒂斯向世界第一次展示了名为Autoplane的飞行汽车。几百年来,人类对汽车飞天的探索从未停止。在科技创新的推动下,这一梦想或将在新一代创业者的努力下成为现实。

2021年,“飞行汽车”概念再次引爆了创投圈。一批做飞行器的团队受到资本热捧。他们用造飞机、玩航空器的逻辑做飞行汽车。

9月初,时的科技一个月内完成两轮融资,合计千万美元。同月,峰飞航空科技完成1亿美元A轮融资。小鹏汇天很快传来融资消息打破纪录,完成超5亿美元A轮融资,投前估值达到10亿美元。小鹏的飞行汽车要在2024年实现量产。

国内eVTOL相关融资信息

图片

数据来源:睿兽分析

现代汽车也宣布成立飞行汽车公司Supernal,LLC,开发一系列电动飞行器,计划在2028年启动其首次商业飞行。

摩根士丹利研报预计,2030年飞行汽车行业将形成30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2040年,该行业规模可能将达到1.5万亿美元。

然而,面对这个未来万亿级市场,业内专家持谨慎态度。

汽车行业分析师凌然对创业邦表示,任何科技都存在泡沫,这个泡沫往往都是宣传起来的,很多东西都没有经历现实的考验和市场的检验。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应该理性对待这件事,而不是盲目的看到小鹏汇天融资了5亿美元,就去追逐还处在空想阶段的产品,品牌的理想和技术都应该分别看待。

身处一线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却不这么看。投资人认为这一次不是虚火,有着非常清晰的投资逻辑。

“对于飞行汽车这个赛道我们非常看好,重要的是在这个赛道里面能选出非常优质的选手。”磐霖资本合伙人刘雨衡说。

何小鹏的态度更坚定:“我们如果再去造一个也没有巨大变化的车,只是追求它的设计、定位、价格的差异,那我们创业干嘛?创业就要做不一样的事情。”

飞行汽车为何二次火了?

飞行汽车行业不是今年火的,早在四五年前就火过一次。

2016年,Uber发布的一份白皮书中首次宣布了飞行汽车计划,计划在城市中部署空中出租车服务,引起了业内广泛热议。

准确的说,Uber的飞行汽车应该是eVTOL飞行器,理论上可以帮助乘客越过拥挤的交通,加速郊区和城市之间的交通。

图片

图源:Uber官网

飞行汽车的研发基础要依靠电动汽车的三电系统、零部件和智能化系统。不过,2016年的全球电动汽车市场,除了特斯拉异军突起外,奔驰、大众等传统巨头才刚刚推出概念车型,蔚来、理想、小鹏等造车新势力成立不过一两年,尚未开始交付。

当时业内认为,在电动汽车发展尚处于萌芽阶段的背景下,陆空两栖无异于痴人说梦。此后几年,因为技术限制,eVTOL领域不温不火,鲜有资本问津。

如今,资本再次热捧飞行汽车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技术瓶颈已有突破么?

在时的科技的投资方蓝驰创投看来,未来出行产业是“Future Mobility”,其行业链条很长,覆盖海、陆、空,会根据载运量、里程数呈现不同的形式。

从Mobility(移动出行)的链条上看,蓝驰创投定义的飞行汽车是eVTOL——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对于这个赛道的观察分成两个维度:需求侧和供给侧。

需求侧方面,随着城镇化程度不断提高,人们当今生活的空间其实是三维的,但绝大部分的移动场景(包括乘用车、商用车、火车和轮船等)还是发生在地面,尤其是在城市内部的交通运转。这样的形态带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一、二线甚至低线城市中,会发生的道路拥堵现象。

同时,人们对出行的频次和效率要求越来越高,对载具成本的要求却是越来越低。特别是那些时间价值较高的人群,二维的移动场景不能满足他们高效的出行需求。

供给侧方面,近年来,随着电动汽车产业链的快速发展,让飞行汽车逐渐从电影走近了现实。比如电池的能量密度、自动驾驶技术、车载装备等一系列的基础技术进步,都会推动这些技术应用在飞行汽车行业的发展。

过去几年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把以“三电系统”为核心的电动相关供应链,打造得非常成熟和高效,尤其是中国在这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在三电系统中,更加先进的电机系统意味着更加安静;能量密度更高的动力电池意味着更大的推重比;整车控制器的发展则可以让飞行过程更加安全。这三个核心指标都直指此前传统直升飞机通航过程中的痛点。

此外,智能手机的高速发展,让传感器和算力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在极小的空间内实现。而无人机行业的发展,让整个中国飞行器相关的人才生态有了大幅度的进步。

“上述三个方面原因的叠加,让飞行汽车在今天这个时点爆发,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基础条件。”蓝驰创投eVTOL投资团队分析道。

傲视科技的投资人刘雨衡则认为,飞行汽车本身是一个产品,从概念级的阶段到demo,到最后真正可以投入小批量使用,生态越来越成熟,使得更多的创业公司涌现,更多的资本开始投资这些公司。

“吉利这种汽车产业巨头的进场,是个很强的信号。”2017年吉利收购了美国的太力飞车,又与奔驰一起投资了德国的Volocopter,2020年合并傲势科技在国内组建沃飞长空。今年9月,沃飞长空和Volocopter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沃珑空泰。一系列动作都可以看到低空出行商业化落地正在加速。

“这个赛道,未来三五年会有eVTOL产品落地的可能。”刘雨衡说。

谁是头号玩家

飞行汽车行业存在四类玩家,包括空客、波音等传统航空厂商,吉利、丰田、小鹏等车企,腾讯、谷歌等互联网巨头(投资为主),以及时的科技、峰飞科技、亿航等创业公司。

目前主流的飞行汽车技术路线,已经从早年只是给汽车增加固定翼,变化为可以悬停、具有垂直起降特征的eVTOL技术路线。

刘雨衡表示,航空厂商和传统车企虽具备天然的产业优势,但与做航空器起家的创业公司相比并不占优。传统车企可能有制造能力,有资本能力,但需要专业做飞行器的团队。“原来在航空制造工业领域,具备飞机、航空器设计、制造经验的团队,才可能把飞行汽车这件事做好。”

工业级无人机与飞行汽车产业技术其实是相通的,比如纯电驱动、垂直起降、自动驾驶等。“最开始载物,载重一步步提升,飞行的距离、通讯的方式包括控制的方式不断迭代。”刘雨衡说。

有别于其他创业方向,飞行汽车是一个多学科集合的产业,对产品可靠性的要求高,对团队整体能力要求也极高。比如团队里需要做空气流体力学的,做结构的,做电动的,还有做通讯的众多角色。

基于eVTOL技术路线的飞行汽车,构型主要有三种:多旋翼、复合翼和倾转旋翼。目前,不同的构型已经在不同的适用场景逐步渗透。

多旋翼是三种中落地最快的。相比其他两种构型,多旋翼的整个供应链体系和技术架构相对成熟,一些多旋翼公司已经有一些小规模的商业化,尤其是在景区中做一些观光类的飞行汽车。但这种构型的最大挑战就是整个能量效率相对来说偏低一些,续航和载重有一定挑战。

复合翼的整体状态更偏载物为主,在中国包括许多大型物流公司在内,都有一些局部地区的常态化飞行,因为有两种形态的旋翼,对它的能量综合效率也是一种限制。同时,成本也比多旋翼更高。

倾转旋翼是目前看到的所有品类中,最能兼具效率和成本的一种构型,它既可以垂直起降,大幅度节省起降的空间和条件;又可以借助它可以倾斜的旋翼转到90度,助力固定翼进行飞行。

其中,多旋翼是目前市场上飞行汽车应用最多的方案,其优点是机动、灵活,不需要跑道便可以垂直起降,可以精准悬停,可精细对某个目标进行观察,体积小,操作简单容易上手,应用领域广。

小鹏汇天的载人eVTOL旅航者X2,亿航智能的载人eVTOL亿航216,零重力的2座载人多旋翼构型机均采用多旋翼布局。

峰飞航空科技的自动驾驶eVTOL载人飞行器V1500M,瓦特科技的eVTOL原型机,波音子公司Aurora Flight Sciences的eVTOL原型机均采用复合翼布局。

飞行汽车的落地场景能跑通吗?

商业化落地难是人们对飞行汽车产业的普遍质疑。

蓝驰创投认为,在飞行汽车的商业化过程中,首先要考虑到的是较高时间价值人群密集的场景,例如长三角、珠三角这样的地区,城市化程度较高、城市间距离较短。或是景区,以及其他一些如应急救援等特殊场景。

当前阶段,对于创业团队来说,飞行汽车的商业化落地首先考验的是团队的产品工程化能力。包括机舱内部空间的设置,安全性、舒适度和视野需要达到一定的平衡,整个产品工程化的复杂程度实际上超过了普通的乘用车。

同时,取得适航证的能力在现阶段也尤为重要。对于500米以下的空域通行,需要配合监管方面探索出一套合适的监管体系,这是非常重要的挑战。最初期,可以尝试固定航线的方式破局。

下一个阶段,需要考虑的则是飞行汽车的商业模式设计。一种是由专业的公司进行运营,类似航空公司或者网约车公司,消费者在每次有使用需求的时候,向这些专业的运营公司支付并购买服务。

另一种模式就是直接向消费者销售飞行汽车。这种模式类似今天的汽车销售,消费者需要按照国家要求的航线和飞行方式使用,并保证安全性。这一模式背后可能会涉及运维、保修等一系列服务,这种模式也可以借鉴目前的乘用车领域,会有专门的服务公司来做。

刘雨衡则认为,飞行汽车的操控学习成本、购买成本、存停成本、管理维护成本等都不会低,再加上它是一个新兴的产品,初期肯定需要专业公司去运营,直接TO C的难度显然很大。

“家庭购买飞行汽车的时代还早,肯定是先卖服务。尤其在中国,越有购买力的城市其实越拥挤,这和欧美城郊结合的城市布局还是有差异化的。”

在他看来,飞行汽车的商业模式上,可能有企业会做向C端销售的尝试,但做出行服务商比向C端市场销售更现实。

刘雨衡判断,未来,飞行汽车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可能先放开,中国更大可能是在特定地方划定区域,然后尝试在封闭式区域进行飞行。

此外,如何规划交通路线、下雨天防雷、高楼层防噪音、日常防隐私泄露、防扰航等问题,是飞行汽车能否大规模推广的关键。

而从有人驾驶过渡到无人驾驶,飞行汽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飞行器最危险的时候是起飞和降落,一开始可以起飞落地的时候,通过有人在地面远程接管来控制风险,再逐步运用无人驾驶技术。从一个飞行员控制一台eVOTL,到一个飞行员控制多台eVOTL,再往后才能过渡到纯粹的无人驾驶。”刘雨衡说。

写在最后

未来已来,人类延续千百年的平面交通,正在向着城市立体交通演变。

蓝驰创投的eVTOL投资团队发现,更多的创业者开始进入飞行汽车行业。“我们判断UAM(城市立体交通)领域的生态繁荣度,有一天会超越现有的汽车行业。”

“城市空中出行也好,或者是城郊之间的短途飞行,包括未来低空飞行政策的放开,其实大家都看得到这样一个趋势,而且距离落地不会很久。”刘雨衡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