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腾讯在第一年已经连续两次投资。全球数字银行是否及时?

永冰蓝233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港股研究会”(ID:ganggushe),作者:港股研究会,经站长之家授权转载发布。

全球金融科技,还是最好的时机。

开年不到半个月,投资之王腾讯又有动作。这两只基金走的是同一条路。

1月5日,英国数字银行Monzo宣布完成1亿美元追加融资,腾讯参与其中。1月11日,法国数字银行Qonto宣布完成5.52亿美元的D系列融资,原投资方腾讯继续融资。腾讯于2020年1月首次投资Qonto,投资方还包括KKR/老虎环球基金等知名机构。本轮融资后,昆图的估值达到50亿美元,成为法国第二大独角兽。

最值得关注的是腾讯对数字银行的持续投入,这是金融科技领域的重要一员。在这一领域,腾讯自身的实力有目共睹,其海外投资版图积累了大量同道中人。在海外市场,有一股金融风。

腾讯

海外投资频频出手,腾讯热衷数字银行

Quanto并不是法国唯一受到资本青睐的数字银行。同样,Monzo和Quanto也不是腾讯唯一青睐的数字银行:

2021年12月,巴西数字银行Nubank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腾讯早在2018年就对其进行了首次投资,此后一直持续参与其E轮、F轮和G轮投资。

同样在2018年,腾讯以约1.6亿美元参与了德国数字银行N26的C轮融资,并在2020年再次进入其D轮融资。

2021年12月7日,腾讯牵头新加坡数字银行Tyme投资7000万美元,支持其在南非和菲律宾的扩张。

如果加上2020年甚至2019年,这份榜单的篇幅惊人:金融科技独角兽企业Airwallex菲律宾移动支付平台Voyager Innovations法国移动支付独角兽莉迪亚;Ualá,阿根廷个人理财应用;印度金融科技初创公司PolicyBazaar印度数字银行初创公司NiYOSolutions以及澳大利亚支付技术公司AfterpayLtd。......

Nubank上市时,腾讯一定程度上减持了。然而,腾讯的布局并不是为了短期利润,至少在法国是这样。2021年12月,腾讯此前投资的Lydia再融资,晋升为独角兽。腾讯没有选择跟风,而是选择了Qonto作为目标。

在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从被投资公司的特点中总结出线索——这些公司并不是唯一在当地市场发展良好的个人,腾讯的选择更像是在各地区挑选实力达到一定水平的企业进行布局。

这可能是腾讯在解码自身金融科技能力的基础上,将投资作为模型验证,同时完善了各海外市场的金融投资图谱。

2019年,腾讯首次将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列入财务报告,随后成为成长“最尴尬的孩子”。从2019年的Q2开始,腾讯的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逐渐成长为腾讯营收的第二大支柱,同时不断向腾讯第一大营收支柱的网络游戏业务靠近,被誉为腾讯营收的新增长极。2021年第三季度,腾讯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业务收入增速高达30%,全面领先整体业务。

腾讯金融业务的核心是支付业务和财富管理业务。因此对这两部分有着深刻的理解,所青睐的海外金融科技公司都是相关领域的佼佼者。

Qonto主要为中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提供商业账户、记账、费用管理等服务。它在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拥有约22万客户,并扩大了小额信贷服务。N26提供实时信用评分、费用、MoneyBeam(通过社交信息软件或电子邮件快速转账)、消费信贷和储蓄功能等。,很像微信支付的翻版。

放眼全球,除了无处不在的金主腾讯,金融科技公司可能正在迎来一个新的好时机。

全球金融科技,或迎来最好时光

努班克上市时,它是巴西第三大公司,也是拉丁美洲市值最大的银行。但成立之初,就连红杉也不看好拉美的投资环境,一度计划退出。因此,Nubank是全球金融科技发展的一个缩影。证明即使在最不乐观的市场,金融科技也有惊人的生命力。这些活力,来自旺盛的需求。

根据安永的一份报告,全球超过一半的客户表示接受财富管理服务中的数字和虚拟工具,尤其是在新兴市场。这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对便利的自然追求。由于传统银行业的话语权大多在发达国家或欠发达地区,数字化改革的动力较弱,普通客户需要遵循其复杂的流程。因此,数字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带来了全新的体验。

其次,在欠发达地区,老百姓对银行的依赖度不高,这是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整体经济运行波动较大造成的。相反,直接获得数字金融服务可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可靠性”需求。另外,欠发达地区以小企业为主,银行的流程更麻烦。

最后,发达国家和地区出现了“先买后付”等新理念,在消费金融等多个方面推动了行业的整体发展,并逐层向下蔓延。在这个过程中,也产生了与电商、外卖等业态的复杂融合。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在全球市场上,疫情带来的数字化理念已经成为一流、一流的驱动力。疫情最大的影响之一,就是让不同需求的客户发现,他们只需要简单的线上操作,就能完成以前看似必要的复杂流程。

最后,目前海外金融科技市场围绕不同需求大致形成了四大板块,即消费金融、移动支付、数字银行与投资、数字货币。从地理位置上看,一些未来的领导者几乎在每个地区和每个领域都在成长。他们可以分为欧洲、美洲、东南亚、印度、非洲、拉丁美洲等许多势力。比如努班克虽然上市成功,但拉丁美洲至少还有墨西哥的Stori和阿根廷的Ualá。

幸运的是,全球寻找金融科技潜力股的资本力量更渴望找到合适的标的,这让市场充满了热钱。除了腾讯的慷慨之外,软银还是Uá的重要股东,阿里支持菲律宾的数字银行Mynt——这非常有希望与其在东南亚的电商业务形成合力。就连努班克在融资后不久也向印度的数字银行Jupiter投资了一笔钱。

这就是“最佳时机”的写照:几乎每个玩家都能讲出富有想象力的故事,并从支持者那里获得扩张所需的资金。热钱的涌入掀起了风暴,但在这个全球开花的领域,它也开始显露出自己的烦恼。

蓝海之下,暗潮汹涌

为什么腾讯在投资Nubank之后投资了Ualá,投资了Lydia之后没有跟进,反而选择了旗下的“老乡”Qonto?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许是因为不断增长的市场和公司面临着太多的变数。

在一些热门地区,如拉美、印度、东南亚,金融科技公司格局基本竞争激烈,市场对抗激烈,给整个行业带来了运营和资金的压力。例如,印度尼西亚群岛的特点使其在不同领域拥有十多家金融科技企业。这虽然满足了资本的投资需求,但却使结果失去了被预判的可能。当一个市场中同时有很多估值、融资能力、产品组合相似的公司时,它们的竞争很快就会变成内部竞争,市场需求有限。这时,头部公司可能会向外界扩张。尴尬的是,几乎每个地区都有类似的“地头蛇”——Nubank从巴西进入墨西哥,遇到了占据当地高端市场40%的Stori。

艾瑞咨询的一份报告显示,金融科技领域的蓝海基本都是新兴市场,比如尼日利亚、加纳等国家。如果他们不是本土企业家,就很难深入挖掘真正的需求。

但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全球金融科技产业体系完备、市场成熟度高相比。尽管新兴市场是蓝海,但它们只意味着从基本需求到高级需求的潜力。金融基础设施和营商环境不完善是个大问题。

一个可以作为证据的事实是,努班克在巴西发家是因为当地三分之二的人早年没有银行卡,光是去银行排队办理业务就能浪费一个月的预约时间。同样,东南亚海的子公司Sea money,其实也是在用Shopee的电商业务进行扩张,相当于为自身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因此,对于一个放眼蓝海的创业公司来说,并不是搭建一个APP那么简单。重塑交易服务体系,与传统银行多方面合作,几乎是必须的。

总的来说,就像腾讯根据自身发展经验选择投资标的一样,未来全球金融科技市场格局应该形成从高线市场向低线市场的商业传导。其中,决定性的一点是产品体系在宏观层面能否满足广泛的需求,技术细节在微观层面能否规避特定风险。在这方面。国内360家数字金融科技公司,如数学、乐心、金融壹账等。,经历了反复试验,可以为新兴市场的从业者在技术风险控制和产品设计方面提供许多参考。在欧美市场提供“先买后付”服务的Confirm,是公司拓展业务想象力的先锋。

结语

金融科技领域最大的特点是需求分化。对于尼日利亚的这些新兴市场来说,能够将钱安全存入银行支付利息,或许可以满足普通用户的需求。但在美国,先买后付、数字银行投资、普惠金融已经成为趋势。因此,全球的金融科技公司在完善本土化布局,开始走出舒适区之前,可能不会发现更多棘手的问题。

但是风险和机会是孪生的。谁能更好地解决问题,谁就能走得更远。即使有巴菲特的加持,即将上市的Nubank也走出了一条向下的弧线,这给后来者敲响了警钟:金融科技的光环看似美好,但要戴皇冠,就必须承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