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2022年抖音十大网红歌曲,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11

2022年抖音十大网红歌曲,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抖音歌曲排行榜2022最火歌曲

《醒不来的梦》是由曹陌迁作词,秦飞琼作曲,回小仙演唱的歌曲,在2020年9月29日发行,之后收录在同名专辑《醒不来的梦》中。这首歌在发行了之后,在网上就非常的火,这首歌的旋律也是很受欢迎,非常的洗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娱刺儿,作者|怡晴,编辑|直三

2018年,邓典在参加《明日之子第二季》时,已经有着过硬的翻唱实力,最终获得了全国第四名。

但对比同期冠军蔡维泽的原创、田燚与杨超越《Shall we talk》的出圈舞台,以及斯外戈的粉丝基础,邓典的个人光环,显得有些黯淡。

四年之后,当邓典重新站上《为歌而赞2》的舞台,穿着黄色皮衣,唱起《神魂颠倒》时,观众才发现,这首在短视频平台红极一时的BGM,竟然出自邓典之手。

这首发布于2021年11月的歌曲,在抖音上,30秒的高潮版已经被超200万人使用,白鹿、许佳琪、徐璐等女艺人均以此为背景,拍起了即兴舞蹈的小视频。

当邓典在2022年重新还原这首歌时,便再次登上抖音热榜51,超300万人在线观看。

图源:新浪微博@邓典UnknowStyleSex

借助短视频平台,曾经没有红起来的音乐人,正在用作品打开下沉市场,实现出圈的愿望,脱离身为“糊咖”的轨道,既有代表作,又能扩大收益来源。

邓典之外,娱刺儿搜索爆款音乐库发现,李润祺、黄霄云、温奕心等歌手虽然在音乐综艺上没有突出的表现,但却借助短视频平台让歌曲走红。

与此同时,老歌翻红,80、90后的青春回忆也陆续来到短视频平台,品冠、Tank、飞儿乐团等传统歌手,一一出现在大众的视野,用音乐重新掀起了一波回忆杀。

抖音擅长制作“音乐爆款”,从曝光渠道来看,它的存在,确实为音乐人提供了流量、与版权收入等方面的红利。

但“爆款”也有B面,就像各行业的二八效应一样,受益者总是少数,稳住爆款口碑、打破“歌红人不红”的标签,成为抖音在音乐领域需要突破的重要命题。

流水的“爆款”?

在抖音,常常会出现“歌红人不红”的现象。

邓典并不是个例。

在粉丝张莹眼中,参加过《明日之子乐团季》的李润祺也是同样的存在。

抖音热歌榜2022最好听的歌

在比赛的过程中,李润祺虽然有不错的音乐作品,最终成功和田鸿杰、胡宇桐等人组成乐团气运联盟出道,但在节目结束后发布的单曲《茫》,才算作他真正意义的出圈作品。“2020年11月发布的这首歌,但最先是在抖音走红,有顶流的粉丝把这首歌当做BGM,做了爱豆向的剪辑,也算是借助顶流宣传了一波。”

而翻唱博主蓝心羽在翻唱完《茫》这首歌后,甚至获得了超百万的点赞,也为原创带来了不小的流量。

张莹告诉娱刺儿,此前李润祺的歌曲在QQ音乐的收藏量或许可以达到10万+,但《茫》在短视频平台发酵后,其收藏量已经达到百万+,甚至在网易云拿下了飙升榜、新歌榜、热歌榜三大榜单的第一。

让张莹感到更为骄傲的是,不止有一个朋友在听完《茫》之后,讶异地对她说,“原来唱这首歌的人,是你的爱豆?”

从此,藉藉无名的李润祺,有了拿得出手的“名片”。

图源:新浪微博@一个李润祺

2015年,参加《中国好声音第四季》后,选手黄霄云止步汪峰组四强、全国16强。而后的黄霄云不仅继续参加比赛,拿下“贵州省美声歌唱组优秀奖”“百度第一届音你成名比赛季军”,同时还参演了青春校园网剧《薛定谔的猫》。

然而再亮眼的比赛成绩都比不上一个爆款的诞生。2021年,单曲《星辰大海》发布后,黄霄云迎来了音乐事业的转折,这首歌的同名话题#星辰大海#创造了96.9亿次的播放量,张韶涵的翻唱版本甚至登录抖音娱乐榜TOP2。

与音乐综艺相反,在短视频平台,歌虽然红了,但听众往往无法将歌与人对号入座,乐评人呆若木一分析道:“从选拔的机制来看,音乐综艺更能让一个人受到关注,参加音综的有上百个人,能被记住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短视频不一样,一些歌手在这里拥有了代表作,除了更多播放量、商业配乐等版权收入外,也会接到许多商演。”

呆若木一举了乐队回春丹的例子,回春丹的一首单曲《初恋》就在抖音走红,成为了#浪子回头舞#的背景音。他了解到,这首歌走红之后,在网易云的日增播放量就可以达到80万,“这首歌每被播放一万次就会有5-6元收入,也就说他们一天也可以收入几百块。”

一位从业者告诉娱刺儿,《星辰大海》爆红之后,版权收入或许可以达到千万元。

“一般使用量能够达到5000-6000万,就属于行业定义的爆款,如果往QQ音乐或者网易云导流得好的话,版权收入达到上百万或者上千万是没有问题的。”从事音乐宣发的李立向娱刺儿补充道。

音乐创造的价值,不仅有金钱,还有歌手本身更长远的发展。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爱是绽放映入眼眸,风往麦田吹来”“快乐是什么,快乐就是,当你,快乐就是,就像”“像那一刻的心跳心跳,如今再也感觉不到,疯掉疯掉”……抖音捧出了无数播放量高的作品,用户在听到音乐的同时,甚至能够想到播放短视频的画面。

然而爆款就像流水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被下一首替代。

腾讯音乐数据研究院《2021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指出,2021年华语新歌总量达到114.5万,同比2020年保持了53.1%的增长,这意味着2021年,平均每27秒就会诞生一首新歌。

在音乐快速被生产的时代,部分音乐人经常依赖一部爆款“吃饭”,却鲜少能产生接二连三的好作品,能像周杰伦、陈奕迅此类不被时间淘汰的歌手在近年越来越少。

“你还记得你去年听到的抖音爆款有哪些吗?”在访谈中,乐评人呆若木一不禁反问,他更愿意看到,音乐人在创造出巨大的流量后,能够站在流量的肩膀上,延续自身的音乐价值,而非如流星划过一般,闪耀得过于短暂。

流量只属于少数派?

在“糊咖”幸运走红的同时,老牌歌手也正在回归。

只是流量红利有限,能翻红的仍是少数派。

2021年12月25日,品冠在参加《闪光的乐队》节目时,收到了儿子Jayden唱歌打call的祝福。视频中,品冠的儿子衣着简单,唱了一段《门没锁》的旋律,率先成为了节目的一大亮点。

第二天,当品冠上传这段音频到抖音后,点赞量直接突破百万,也被大量用户翻唱。艺人范世琦翻唱的《门没锁》短视频,获得118.6万的点赞,#品冠门没锁合唱挑战#话题已经有6087.1万次播放量。

而在两周后,品冠上传了儿子完整的音频,仍然获得了超两百万的点赞,网友调侃品冠靠儿子再次翻红——品冠儿子Jayden版本的《门没锁》已经成为QQ音乐百万收藏的音乐之一,评论数4000+,比品冠原唱评论区还要多出上千,更有网友评论:“儿子唱得很好听,所以来听听原唱。”

或许是基于抖音翻红老歌的能力,在线下演出几乎骤减的当下,越来越多的老牌音乐人出现在抖音,引发一波属于80、90后的回忆杀。

在5月12日QQ音乐飙升榜单上,歌手Tank的音乐《三国恋》已经排到第五名,歌手艾辰翻唱的同名歌曲已经排到了第12位,而这首歌早在2006年便已经发行。

曾在2010年代盛产过《专属天使》《非你莫属》《千年泪》等音乐作品的Tank,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2022年4月23日,Tank正式入驻抖音,他的自我介绍上也颇有久别重逢的意味:“好久不见,我是Tank。”

这一天,Tank对着镜头用吉他自弹自唱的经典歌曲《千年泪》视频,获得了超9万的点赞;第四条重唱《三国恋》中戏腔片段的短视频,更是引发抖音热榜“三国恋是什么时代眼泪”的话题,超千万人在看。

靠着大众的童年回忆,在短视频重新吸引流量的音乐人并不少见。当Tank趁热打铁,发布新专辑《冯京与冯凉》时,也有古早歌手开辟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授课教学。

飞儿乐团吉他手阿沁就是这样的存在。阿沁曾为《遗失的美好》《Beautiful love》等多首经典歌曲作曲,但与老牌歌手Tank再创作新作品不同,阿沁在抖音上开始了直播教学。

阿沁在开直播的时候,会讲述自己入行的经历,并与弹幕互动,弹唱自己作曲的歌曲,如SHE《夏天的微笑》,其直播时长往往长达6个小时以上,期间也会以1599元的价格售卖《极简创作正式生》的课程,教授“怎么写主打歌”“怎样写出高潮副歌”“解构世界弦律四大形状”等内容,甚至还会连麦学员,进行专业的课后辅导。

5月6日,前飞儿乐队主唱詹雯婷也出现在了抖音,仅仅是清唱了一首《我们的爱》,就获得110万点赞。

但比起原唱,翻唱选手似乎更“红”。詹雯婷主唱的《Lydia》《我们的爱》在抖音流量上,更偏爱翻唱博主,2022年1月份,博主曾雨航翻唱的《我们的爱》在抖音点赞数已经超过173万,比詹雯婷版本多出几十万。

而抖音博主@放羊小老弟因为翻唱《三国恋》,获得了165.4万的点赞数,在创造自己已发布的翻唱歌曲短视频最好成绩的同时,也远远超过原唱Tank视频9.2万的点赞数。

这些翻唱如果不上传音乐平台,或者没有用于商业途径,未必需要支付版权费。

抖音虽然捧红了老歌,但并不是所有的歌手如品冠一样幸运,将《门没锁》再次打造成爆款,更多的老牌歌神的流量只能被翻唱选手分割,最后或许又消失在平台的视野中。

“娱乐行业是个漏斗形状,且是非常陡峭的漏斗,头部受到的关注会非常多,当抖音变成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渠道后,大量的艺人都会入驻,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几百万的点赞。”在呆若木一看来,曾经确实有很多传统歌手不屑入驻抖音,如今也渐渐改变了对它的看法,而一些高质老歌的翻红,也会渐渐培养大众审美。

《2021抖音数据报告》显示,在这一年,有9897万人在抖音搜索老歌。《2021华语数字音乐年度白皮书》也提到,受2021年音乐综艺式微的影响,说唱等各垂类华语新歌的热度普降,但大盘新老歌的总热度增势明显。

老牌歌手回归到抖音,对于其音乐品牌属性的塑造,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抖音要做的,是如何承接住老牌歌手的流量,将流量化为版权收益,“毕竟音乐人主要是靠版收入生存的。”李立说。

抖音音乐,欠点火候?

强大的流量,与捧红歌曲的能力,让抖音成为了音乐人的重要宣发渠道。据运营社报道,截止2021年 9 月 30 日,抖音的月活达到 6.7 亿,日活达到 4 亿,其日活超过第二名快手近一倍 (快手月活 4.1 亿,日活 2.1 亿) 。

但并非所有的歌曲在抖音,都能提高知名度或者播放量。

李立向娱刺儿介绍道,在抖音上做音乐宣发一开始主要靠前期“征稿”来铺量。一般团队会找500-600个小体量或者中体量的账号,进行试水,点赞到达200-500区间后,会给账号结算100元,当“征稿”达到一定的量级后,宣传们才会选择KOL去推广,“手势舞、音乐接力、合拍等各种形式的推广都会尝试。”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将抖音当做宣发渠道,李立发现抖音未必好用,甚至有些“入不敷出”,“现在就是投入的钱会越来越多,以前做红一首歌需要二三十万,现在基本要上百万才能推红一首歌,付出与收入越来越持平了。”

尽管在抖音,音乐红的几率比较高,但抖音并非是音乐行业目前最看重的地方,“大家最在乎的还是QQ音乐、网易云音乐的数据,能带动平台播放量,才是最终的诉求。”在抖音走红,但平台播放量一般,对于音乐宣发的李立而言,并不算一种成功,“大多数的歌手、艺人肯定最在意的还是平台。”

2022年抖音十大网红歌曲,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或许是意识到了商业版图的不足,抖音不仅发力音综,也正在布局汽水音乐APP。2022年2月28日,字节旗下音乐平台“汽水音乐”开始陆续上线各大应用商店,试图借助抖音本身巨大的流量资源、抖音音乐人的布局,以及音乐综艺势能形成全面的配套资源。

然而比起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抖音音乐似乎还差一个显著的标签。尽管独家音乐版权的时代不再,但提起腾讯音乐,一个“周杰伦”便证明其在版权方面的巨大优势;而网易云音乐则带着“社区”的标签,容纳了1.82亿用户月活的情感寄托。

相较之下,抖音音乐在优势上还欠了火候。

抖音音乐相关的标签中,有一个“爆款”。但用户对于“爆款”的评价却并非完全称赞,对于更多的人而言,抖音爆款音乐更像一种神曲存在,而走红的音乐人站在Live现场,也没有更好的发挥。

2021年12月,在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上揭晓的年度十大热歌中,《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踏山河》《千千万万》等音乐均走红于抖音短视频,而歌手现场演唱的实力却让网友不敢恭维,发出“华语乐坛要完”的感慨。

爆款之后,还有复制爆款的乱象。

“作为BGM背景音,会让一部分音乐人去追求15秒或者半分钟的大众吸引力,有人甚至干脆把副歌做出来,喜欢听的人多了之后再把它做成完整的,导致了一部分人在投机,不过这个主要和人有关,与平台无关。”

呆若木一认为,抖音上的音乐,并非是单靠音乐本身就能够获得关注的,而是常常基于某个画面的配乐,这种情况下,音乐以及音乐的演唱者反而退为配角,对艺术生命未必有较大的提升。

“很多公司也会为了赚快钱专门做适合抖音的歌,抖音上的部分音乐在行业人看来,是不讲音乐性,只在乎使用量的。”尽管神曲与爆款不断,但在李立看来,抖音音乐在口碑与品质方面,仍有不足。

另一方面,在"爱优腾B抖"都做音乐综艺的情况下,抖音在为自身的音乐打造地基的同时,也很难在饱和的音综领内跑出自身的特质,打破大众对抖音音乐标签的看法。在云合数据4月全网综艺正片有效播放霸屏榜单上,抖音出品的《为歌而赞2》也未上榜。

抖音音乐是爆款制造机,但掩盖它前路光芒的,仍然是“爆款”二字。

(文中李立、张莹为化名。)

这首歌光是这个阵容看起来就肯定会火了,这三个人都有自己在抖音上非常火热的歌曲,这首歌更是强强联合,火起来是必然的。

让人听了非常有感想,所以这首歌火起来也是必然的。《大眠》这首歌表达了许多人内心的情感,是非常多年轻人所喜欢的歌曲之一,早在非常多年以前就很火的一首歌,只不过现在被重新拿出来播放,也是一样觉得好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