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2022抖音神曲前10排名,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13

2022抖音神曲前10排名,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抖音流行的歌曲2022火的歌

让人听了非常有感想,所以这首歌火起来也是必然的。《大眠》这首歌表达了许多人内心的情感,是非常多年轻人所喜欢的歌曲之一,早在非常多年以前就很火的一首歌,只不过现在被重新拿出来播放,也是一样觉得好听。

作者 | 吕六七 编辑 | 范志辉


最近,听到很多从业者抱怨,热歌现在越来越不好做了。

对照抖音与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主流音乐APP的热歌榜单,进入前10的重合歌曲寥寥无几,这意味着抖音热歌对于音乐平台的影响力似乎正在衰减。

从身边朋友的交流中,也得到了类似感受,去年以来,爆火的热歌似乎越来越少了,火透全网的更是屈指可数。

那么,爆款热歌是否真的不再热了?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又反映了热歌市场的哪些变化和趋势?为了搞清楚这一系列问题,我们将从热歌数据分析和与国内顶尖热歌操盘手的访谈中寻找答案。

2018到2022,爆款热歌变迁史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我们参考抖音近5年的年度报告、年度歌曲和平台数据,收录了48首热歌,并从使用量、播放量、风格等维度进行分析。

据音乐先声不完全统计,2018到2022年,算得上热歌的数量分别为10首、12首、6首、15首、5首。

2018到2022,抖音热歌统计

抖音热歌榜2022最好听的歌


从使用人数来看,使用量破千万已经成了“大爆款”的基本门槛。这48首热歌里,达到千万使用量标准的数量共计13首,具体到各个年份分别为3首(《小星星》《学猫叫》《灞波儿奔奔波儿灞》)、4首(《你笑起来真好看》《你的答案》《下山》《少年》)、3首(《我和你》《旧梦一场》《世界那么大还是遇见你》)、1首(《大风吹》)、1首(《听我说谢谢你》《最美的瞬间》),其中2019年的《你笑起来真好看》的使用人数更是突破了1亿。

综合以上两个维度,热歌在经历2年的爆发增长后,呈现出明显的边际效用递减的趋势,达到破千万这种破圈标准的“大爆款”越来越少,也印证了我们前面的结论。以2021年为例,这一年具备一定热度的“小爆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4首,但仅有1首歌的使用量破千万,可以说是真的卷。

而从音乐风格来看,我们也能看到近几年大众喜好的变迁,周期性明显。

比如,2018年的热歌以流行为主,2019年开始,流行与说唱融合的作品开始被更多关注,这为2021年旋律说唱的大行其道奠定了基础。而2019年融合了说唱、流行、粤语等多种元素的《野狼disco》横空出世,则为后续《处处吻》《大风吹》《秒针》所谓“港风歌曲”的兴起铺好了路。

与此同时,旋律优美、抒情直接的儿歌基本上每年都会一首爆红;而曾经被众人热捧的民谣,却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时代;从古风脱胎而来的”国风热“,则从2019年一直火到了现在。

总体来说,从流行拓展到国风、儿歌、粤语流行、旋律说唱、民谣,走红的热歌风格相对还是比较多元化的。

而在13首破千万使用量的“大爆款”里,流行风格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共计8首;儿歌这一看似小众的风格占到了4首;然后才是融合了国风、粤语、说唱元素的作品。

我们也注意到,此前抖音热歌一直被诟病粗制滥造,被贴上“抖音神曲”的标签,但近年来,走红的热歌在品质上也有所回归。比如《漠河舞厅》《这世界那么多人》《孤勇者》等不少爆火的歌曲,创作者其实本无意当“神曲”,只是经由短视频走红。

这类作品在词曲唱、制作和主题上都很优质,兼顾了市场热度和行业口碑,扭转了爆款热歌的刻板印象,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趋势。

抖音神曲为何不再“神”了?

从前几年的爆款制造机,到如今的爆款效应衰减,被称为流量密码的抖音神曲为何不再“神”了?

回顾一下抖音热歌的发展,早期抖音上的歌大都是经过剪辑的外文歌,直到2018年5月《学猫叫》的蹿红,一度成为“年度金曲”,甚至还获得了Billboard Radio China的年度十大华语金曲奖。

从此,短视频平台开始在音乐宣发中崭露头角,在算法推荐和UGC二创的驱动下,音乐推广的15秒时代来临,传统宣发路径逐渐被短视频推歌的模式所替代。

短视频热度对流媒体的反哺作用愈加明显,并直接与版税收入挂钩,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公司和资本开始涌入这个市场,竞争逐渐进入白热化。

音乐先声在采访相关热歌公司负责人之后发现,不少人都认同2020年到2021年其实是最卷的时候。这也与前文的爆款热歌的数据相符合。

在好乐无荒企划营销负责人左三好看来,最卷的时候是2020年到2021年的上半年,尽管当时市场刚刚起步、推歌模式较为简单,但同时也吸引了很多人涌入行业。“那时候每一个人都很有野心,‘我上我也行’,但那个状态就是一个非常内卷的状态。当时营销的成本是每周都在上升,(推歌)号是每周都在涨价,我觉得这个才叫内卷。”

对此,创际娱乐创始人黑糖也观察到了同样的现象:“去年一大堆资本和公司涌入进来,他们的行为是疯狂地做歌、疯狂地砸钱。但结果可能并不像他们预期的那样顺利,因为这个市场并不是纯资本化运作的一个市场,还是得靠一些运气成分和实力成分。”

热歌市场激烈竞争的结果,一方面搅乱了原有的宣发节奏,各家热歌公司开始拼速度、追热点,使得热歌走向快餐化、短平快,歌曲的诞生甚至用小时来计算,这也就造成了不少跟风、同质化、粗制滥造的现象。

一首歌火了,会出现一大批相似风格、主题甚至旋律的歌,迅速消耗掉大众的兴趣。相关统计显示,最受神曲追捧的和声进行无非三种:1645和弦、万能和弦和卡农和弦。

来源:网易数读


另一方面,大量新歌的涌入也导致平台流量的分化进一步加剧,迭代速度大大加快,无数demo来不及问世就已经被淘汰,甚至创作歌曲的周期赶不上热歌更迭的速度。

千和世纪创始人三千认为,平台承载能力是有限的,一天能够推的歌也就100首,在数量饱和的市场去争抢有限的平台资源,必然会使得效果打折扣,“按照现在的体量来说,一首歌投入10万也看不到什么响动,更多是自己看着乐。”

除了热歌公司的内卷,平台内容的变化也在深刻影响着热歌的走红模式。

与前几年相比,短视频平台的内容生态也在变化,更加丰富和多元,像小剧场、泛知识等1分钟以上的视频内容增加,某种程度上也挤压了“神曲类”内容的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受众也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视听刺激,而是需要更多有故事、有共鸣的内容。

《漠河舞厅》便是一个典型案例。这首歌在2020年6月发布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反响,直到2021年10月底,柳爽演唱的现场版被发布在短视频平台,歌曲背后独舞老人的故事也被各种账号扩散,以情感共鸣引发了一波热潮,最后火爆全网。

陈奕迅演唱的《孤勇者》也是如此。本是游戏主题曲,后来因与战疫、抗灾等内容的匹配,以及作词人抗癌励志故事的发酵,迅速走红成为正能量歌曲的代表,甚至成了一首“儿歌”。

如今,热歌的走红模式早已超出歌曲本身,精巧的故事化场景、精准的情绪共鸣、二次发酵的长尾效应,三者同样缺一不可。早期最常使用的网红手势舞这样的模式效率大大降低,走红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而在本已被挤压的“神曲类”内容中,平台的推送也愈加碎片化,其实也增加了推歌的难度。左三好认为,“用抖音一个月,抖音就会知道你是一个喜欢音乐会听歌的人,用了三个月以后,它会更垂类,会知道你喜欢音乐里的哪一卦,也就是用户被碎片化了。在这种情况下,你通过一个大的或者一个很直给的营销,很难收到一个正面的反馈,这就导致歌推不出来。”

更重要的是,短视频平台也开始涉足自研热歌,扩张自有版权,这也让不少热歌公司感到不安。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音乐先声:“平台在私域流量里面,越来越多地去重点扶持他们的自有内容,希望更多的版权是自有可控的。”

不过,黑糖则更在意汽水音乐推出后对未来市场格局的改变。他认为,这可能会打破一些微妙的平衡,“包括整个抖音平台的推荐机制,热歌产生的概率,都可能会随之变化。新的巨头进来,也会打破一些平台之间的平衡。”

“内卷”和“外患”的共同作用下,迫使热歌市场直面衰退与迭代的问题。

热歌市场如何迭代?

当抖音神曲不再“神”了,热歌市场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首先是热歌公司会面临进一步洗牌,需要新的创作模式。

在当前情况下,由于投入产出比的失衡,热歌推不出来,便无法从版税、商演等渠道回收收入,其实不少音乐公司已经逐渐退出了热歌市场。

左三好对音乐先声表示,“现在不是内卷,而是已经卷完了,整个热歌营销进入了衰退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洗牌掉很多实力不太够或者玩票的公司。这是一个行业到了一个程度必然会面临的一个情况。”

2022抖音神曲前10排名,抖音流行的歌曲2021很火的歌

可以预见,未来的热歌需要更为精细化的运营,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简单粗暴的“照猫画虎”已不再奏效,而是需要挖掘更细分市场的潜力,同时采取更为细致的营销手段。更多跨行业的技术运用,对市场更敏锐的判断,将是未来热歌市场发展的一个趋势。

其次,市场也不再满足于洗脑“神曲”,呼唤更多优质的音乐内容。

“神曲”在收获巨大流量的同时,也引来了不少对作品品质的质疑,大众对洗脑歌曲也早就不再新鲜,像《孤勇者》《这世界那么多人》这样颇有内涵和品质的歌开始逐渐占据市场。

在采访中,几家热歌公司的负责人也大都表达了对歌曲品质回升的期待。三千认为,现在抖音推歌已经进入疲软期,慢慢回归了常规宣传渠道的属性。而且,目前歌曲的制作品质已经比以前要好一些,不像之前的歌可能录音都很简陋,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而关于热歌品质的争论,自短视频热歌这个概念诞生以来,就一直没有停止。在百纳娱乐创始人杨俊龙看来,热歌和品质是不冲突的,“热歌以后还是会存在,只是品质、质量会慢慢做一个回升。平台之间的内卷偏稳定下来之后,在比较公平竞争的环境下,大家就回归到原来的形态,去做更有价值的一些作品。”

不过,针对近期抖音热歌在音乐平台的转化率偏低,也有从业者认为,主要问题出在作品上,而非平台本身。但不管怎么说,当市场回归冷静之后,在保证品质与满足大众的需求之间,未来的热歌市场有望会更加平衡。

最后,短视频平台深度入局音乐行业,或许将进一步改变热歌生态。其实,抖音和快手早就有所动作,而2021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责令解除独家版权之后,短视频平台更是加紧发力,进一步加深音乐与短视频内容传播路径的绑定。

来源:易观分析


目前,字节跳动在国内已经拥有了音乐宣发体系炙热星河、音乐版权代理平台银河方舟和流媒体服务汽水音乐、音乐创作平台海绵乐队,国外则形成了流媒体服务Resso和音乐发行平台SoundOn的布局,野心满满。

而拥有腾讯投资的快手,也已经与华纳音乐、AMRA、TuneCore等版权方达成合作,同时还拥有回森和小森唱等音乐产品,在音乐宣发、变现方面的探索也不少。

目前来说,在热歌制造上,抖音长于造爆款,快手重长尾,而未来如何利用这两者在音乐宣发和商业化开发上的势能,进一步改变音乐行业,值得期待。

从短视频热歌的正式成型,到逐渐衰退期的迭代升级,其实还不过短短四年。

热歌这个产物,是当前的技术、当前的时代造就的,也是每个人的每一次点击造就的,属于新时代的蝴蝶效应。

我们如今能够看到的、能够猜测的,不过是来自市场和经验的判断,而每年百万新歌背后,还有大批公司和音乐人用资本和创意推动着产业洪流的涌动。

《醒不来的梦》是由曹陌迁作词,秦飞琼作曲,回小仙演唱的歌曲,在2020年9月29日发行,之后收录在同名专辑《醒不来的梦》中。这首歌在发行了之后,在网上就非常的火,这首歌的旋律也是很受欢迎,非常的洗脑。

《哪里都是你》是由队长作词、作曲,队长演唱的歌曲,队长用他出色的编曲和流畅的旋律抓住了听众的耳朵,歌声有着很强的代入感,在每个的难过晚上,戴上耳机,听到的可能是队长的故事,也可能是听者的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