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在印刷厂一年挣多少钱,印钞厂员工一月能拿多少工资

16

在印刷厂一年挣多少钱,印钞厂员工一月能拿多少工资

10人的印刷厂一年能赚多少钱

本人从事印刷行业20年,据行业统计,印刷厂利润大概%,很高的成本加上人工费,加上厂房其他消耗费用,生意淡季时,尤其是6-7月份几乎没利润。

最近,一对山东夫妇火了。

去年,他们放弃了月薪5万的工作,回农村老家种菜,结果现在赚得盆满钵满。

今年七夕,一天的时间,他们的销售额就超过120万元,赚钱的速度令人吃惊。

他们到底是如何发家致富的?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经历吧。

去年疫情,大家都免费获得一张“家中游”无限卡,胡建伟和妻子郭芋辰刷完了七部电视剧,开始进入剧荒阶段。

为了解闷,胡建伟提议,跟妻子一起种菜,郭芋辰一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做吧”。

他们在阳台上摆满了几个空矿泉水瓶,往里面撒满种子,过几天,豌豆、韭菜、香菜就已经钻出土,开始往瓶口上长。

胡建伟用视频记录下绿植的生长过程,发到网上。

那时正处于疫情,在铺天盖地的新冠感染新闻下,大家既焦虑又不安,谁都不知道,这场“暴风雨”什么时候结束。

而胡建伟视频中的那一抹绿,反倒让大家眼前一亮,给人不少安慰,所以胡建伟的视频一发布,就引来了无数的关注。

有一天,有人在后台留言,请教胡建伟如何种芽苗菜,她也想在家种些菜,解解乏。

起初,胡建伟只是为了“交作业”,专门录了个讲解视频,手把手教大家种芽苗菜,晚上十点多把视频发上网,胡建伟倒头就睡着了。

早上起床,胡建伟迷迷糊糊摸手机看时间,却没想到手机弹出了许多条提示信息,胡建伟定睛一看,“出大事了!”

才过去一晚,视频点击量就已经突破百万,直逼千万,点赞数30多万。

胡建伟马上摇醒妻子,迫不及待告诉她这个消息,比起胡建伟,郭芋辰还算淡定。

她先前做过传统电商,对流量趋向特别敏感,她对丈夫说:“干大事了!”

趁着刚热乎的热度,郭芋辰做起了直播,第一天直播,原本只是想试试水,可没想到一下子来了四五百人。

他们都在底下问,视频里的种子怎么卖,多少钱起送之类的问题。

网友的提问,直接点通了夫妇俩的发财之路,两人分头行动。

胡建伟做生意,积攒了不少人缘,通过关系,他找到了靠谱的种子供应商,并跟他们达成了合作。

虽然之前接触过电商,但直播带货这方面,触及到郭芋辰的盲区了,她待在家里,仔细琢磨平台的带货机制。

忙活了几天,如何设置带货链接,如何利用流量池等等问题,郭芋辰一一摸透了。

第二次直播,盆栽韭菜种子的链接已经上线,当天直播间的人数一度增长到一万多,直播一个小时,夫妇俩就卖出了20多万销售额。

他们没想到,才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赚到他们差不多一年的钱,这让他们的干劲越来越足。

停工的一个多月里,他们拍视频、直播带货两手抓,赚了不少钱。

2020年3月,郭芋辰的平台账号“开心姐”粉丝已经超过10万,赚钱速度快得让夫妻俩觉得有些不真实。

“跟做梦一样,现实中哪能赚这么多钱?”

后来,疫情得到控制,大家陆陆续续复工,胡建伟也回归正常的生活,穿上西装,骑着电动车去上班。

只有郭芋辰,还在梦里,班也不想上了,她天天在家琢磨着,辛辛苦苦积攒的10万粉丝,就这么轻易丢掉不做了吗?

胡建伟在当地开了家小公司,主要为银行代理经销产品,因为疫情耽搁了不少业务,胡建伟复工之后,连续几天通宵加班赶进度。

看着丈夫那么累,郭芋辰心里的小鼓又敲了起来,她跟他说,“要不,你别干了,把公司关掉,咱俩专门做直播!”

胡建伟觉得妻子肯定脑子不够清醒,他现在每个月至少能赚5万,让他辞职,去守着一个不正经的工作,估计到时候一起喝西北风。

为了这个,夫妻俩甚至吵了一架,胡建伟觉得妻子做梦该醒了,郭芋辰认为丈夫老古董、不开窍。

两个人僵持了一个星期,有一天郭芋辰醒来,发现相关账号多了个“开心哥”,一看头像,她就明白了。

起床后,她主动给丈夫煮了早餐,胡建伟也很表忠心,拿出手机给郭芋辰看,“开心姐,我现在是你的开心哥,合作愉快。”

就这样,两人很默契地达成共识,胡建伟关掉公司,专心陪妻子一起做电商直播,就像许久之前,郭芋辰毫无保留支持他一样。

“那时候什么都没想,她想做,那我就陪她吧,又不是没输过……”

这一路上,胡建伟是吃着苦长大的,输赢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结果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小时候,胡建伟家境不好,18岁高中没读完,就辍学打工了。

第一份活在印刷厂,一个月工资只有600块,300块寄回家,剩下的300块留着自己用。

那时候,有一部手机,在工厂走路都能带风,特别神气,胡建伟也想买一部,他省吃俭用,每天只吃一顿,攒了三个月,还是买不了手机。

最后,退而求其次,胡建伟改买了一辆自行车,骑着它上下班。

结果,干不到一年,印刷厂就倒闭了,胡建伟又到制药厂当运货员,天天闻着浓浓的化学味道,胡建伟特别心烦。

做了几个月,胡建伟瞒着父母,把工作辞了。

工作没了,可生活还要继续,没有学历,也没有背景,工作经验可以说为零,胡建伟的求职道路瞬间缩短了好几倍。

要么别人看不上他,要么他瞧不起那活多钱少的工作,后来,听到朋友说,开车替老板送货特别赚钱,胡建伟又想要去学车。

但是,学车费3000块,家里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钱,再加上老胡觉得小胡做事三分钟热度,指定浪费这笔钱,坚决不肯给。

最后,胡建伟白纸黑字写下来,跟老胡担保,这笔钱是他借给他的,之后上班赚了钱绝对还他,老胡才同意把钱借他。

胡建伟学了两个月,驾照拿到手,也顺利被一家公司老板雇为司机。

这个活他一干就是四年,跟着老板,接触的都是生意场上的人,胡建伟也学到了不少经商之道,积攒了点人脉。

后来,他打听到酒水市场不错,马上辞了职,做起了酒水生意,大赚了一笔。

然而,过了几年,形势看好的酒水市场突然来了个大滑坡,胡建伟亏得血本无归。

他又跑去搞金融,到银行打工一段时间,学到了一点皮毛,马上辞职单干,成立公司,自己当老板。

当时公司的注册资金,全是女朋友郭芋辰找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来的。

两人在一次饭局上认识,郭芋辰大他三岁,但一见钟情,两人快速恋爱,又快速结婚。

结婚前,郭芋辰做化妆品销售,结了婚之后,郭芋辰为了帮丈夫的生意,放弃了最喜欢的工作,到他的公司,亲自带团队。

虽然背着一屁股债,但两人很乐观,踏实赚钱,从不抱怨什么。

郭芋辰简直就是胡建伟的贤内助,既能在工作上搭把手,也能把家里大小事料理得干净。

除此之外,郭芋辰也在专心备孕,希望能尽早有个孩子,她已经36岁了,如果再不生,她担心自己身体耗不起。

然而,2020年疫情,打乱他们所有的计划,失去收入让他们特别焦虑,整夜睡不着。

为了缓解妻子的压力,胡建伟才提议种菜,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没成想,一下子打开了他们的另外一条生路。

夫妻俩辞了职,关掉公司,窝在家里干起了直播卖货,这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村。

除了一两个朋友支持,其余的人一盆盆冷水地往他们身上浇:

“老大不小了,还相信网上这种东西,不务正业。”

“搞金融的,跑去卖什么东西,你能成功,母猪早就上树了。”

……

左耳进右耳出,夫妻俩对这些闲言碎语也没多大在意。

当你还没做出点什么,就急着去解释,纯粹只是给别人加点笑料;

你做出来了,成功了,自然不需要解释什么,结果就是最好的证明。

自从决定干之后,两人采取轮班制,从早上六点开始直播,一直到凌晨一两点,一天直播近20个小时。

胡建伟在直播时,郭芋辰趁机补觉,之后又轮郭芋辰站岗直播,胡建伟回去休息。

为了能够专心直播,他们租了个场地,有段时间由于直播热度特别好,两人经常直播到凌晨四点,累了直接在那打地铺睡觉。

日夜颠倒了半年,每场直播销售额基本稳定在几万左右,夫妻俩又将直播场地移到菜田里,实地教观众一些实用的种植技巧。

坚持了七八个月,郭芋辰的粉丝又翻了几倍,涨至八十万,生意也越来越好。

为了更好工作,夫妻俩进行分工,郭芋辰负责出镜,其余的全由胡建伟包办,选品、发货、视频脚本、文案、拍摄、剪辑,胡建伟全都亲力亲为。

夏天,菜田里燥热,郭芋辰顶着大太阳直播,汗流浃背,胡建伟就躲在镜头后面,拿着硬纸板偷偷给妻子扇风。

有段时间人手不足,胡建伟连续工作了几天,身体开始抽筋,送到医院检查是劳累过度,打了15针。

郭芋辰红了,成了村里的名人,各地媒体都争相报道、采访她,而默默无闻的胡建伟却落得个“吃软饭”的名号。

胡建伟自尊心受损,2020年8月,在妻子账号已经80多万的时候,胡建伟决定跳出妻子的光环,自己独立做个账号。

他想起当初,为了讨妻子欢心,敷衍开通的账号“开心哥”。

既然自己能在半年内,帮着妻子把她的账号做大做强,现在自己再回到起点,从零做起,也没什么问题。

胡建伟做过生意,当过老板,口才特别好,面对镜头也很自然,最让他吸粉的是,他的文案完全不生硬,特别有趣:

一个普通的印刷厂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就是这个菜,男人吃了顶呱呱,女人吃了笑哈哈,小孩吃了长得快,老人吃了又补钙。”

有趣的灵魂都是相互吸引的,胡建伟搞笑的文案引来了众多粉丝的调侃,这又为胡建伟提供了文案素材。

每次他都能在视频底下找到有趣的评论,然后把它当作第二天视频的文案,结果又吸引了一批新的粉丝。

就这样,不断迭代,胡建伟既省了不少功夫,也吸了不少粉丝。

仅一年的时间,“开心哥”粉丝突破一百万,甚至超越了“开心姐”。

吸粉容易,留粉难,胡建伟刚突破百万粉丝,就出了岔子。

他卖的一款辣椒种子,他在直播说是朝下长的,结果别人买回去,发现是朝上长的,图文不符,粉丝纷纷退款投诉。

为了弥补错误,胡建伟投入20万,租了块10亩地,用来作种子试验基地,测试种子的实际生长情况,以确保“没有忽悠顾客”。

只有实地试验的结果与包装描述一致,产品才能摆上直播间卖。

担心有些顾客不懂,胡建伟还印刷了好几个品种的种子培育教程,随货发给顾客。

凭着负责任的态度,胡建伟生意越做越大,仅用四个月的时间,胡建伟卖出了200多万单,其中有款种子,10天就收到了8万多订单。

今年七夕,胡建伟和妻子没过七夕,当天他们从早上六点直播,一直到凌晨两三点结束,卖了6万多单,销售额超过120万元。

胡建伟夫妇成了名人,当初那些嘲笑他们的人,如今都找上门,向他们请教如何赚钱。

“把我们走过的路说一遍,这东西又不难,大家一起赚钱才是真的成功。”

在他们的指导下,村里掀起了一股种菜风,有人卖乌塌菜,有人卖辣椒,赚了不少钱。

胡建伟注册了“开心种业”公司,招聘了十几个主播,一个月工资基本都过万。

平时就让他们出镜带货,夫妇俩专心选品,处理幕后的事,日子过得轻松了不少。

两人闲下来了,备孕又可以提上日程,夫妻俩计划等疫情过去,出去旅游,放松一下,再换辆新车,到时候新家也差不多装修完毕。

看到自己一年内,将“开心哥”账号做到了百万粉丝,胡建伟又在琢磨着,多发展几个新的账号,涉足其他业务,又是全新的版图。

前几天,北方突然降温,山东也下起了大雪,但是,胡建伟夫妇面对严寒的天气,也没有休息。

他们跑到田里,在雪地里拍视频。

胡建伟说:“干什么都不容易,想要成功,关键你得能吃苦。不仅是体力上的苦,还有精神上的苦。”

去年生意好的时候,临时招不到人,他们在仓库打包发货,连续工作了很长时间,实在是太累了。

最后导致胡建伟突然面瘫了,被紧急送往医院,打针半个月,过了很久才好。

在印刷厂一年挣多少钱,印钞厂员工一月能拿多少工资

每次被问到,这么辛苦,拼命奋斗,用透支身体健康来换取事业成功,值得吗?

胡建伟夫妇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值得,因为我们心怀热爱与感激。”

有人说,胡建伟夫妇俩只是踩准了时代风口,才能成功。

这样说,只说对了一半,这两年靠短视频红起来的,数不胜数,眨一眨眼,又一个红了,再眨一下,又一个糊了。

红起来容易,保持红却很难。有些人站在风口,只感觉到凉快,而有的人站在那里,既享受着风,又能推测风的走向,这种人才最牛。

胡建伟说,“同样是9块9,我花那么多钱建基地,搞那么繁琐的教程。但这样子卖东西,我能睡得着觉。”

胡建伟知道,流量的红利很容易消失,唯一能站稳脚跟的,还是诚信。

如今他成功了,他并没有想着只靠一个账号,只待在一个领域,而是开始琢磨其他的方向,扩展其他业务。

他的成功并不是昙花一现,是有很高的复刻性,这才是胡建伟他们的看家本领。

首先计算成本,原材料、厂租、水电、人工、固定资产折旧等,因地域的房价及最低工资标准不同而不同,我按一线城市工业区的年成本算,因工人不多厂房面积也不能算太大,因为厂小,年产值也不会过高。

我LG是做印刷的,机长工资还是挺高的。一个月1W的都有。但最高的不是机长,是修机师傅。修机器那些师傅按天算钱的,一天一千多。还要老板好吃好喝的侍候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