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女生无法拒绝的电子产品,女生喜欢的电子设备

33

女生无法拒绝的电子产品,女生喜欢的电子设备

朋友买个有意思的礼物,她平时比较喜欢科技感的东西,求推荐啊!

一、女性智能机器人有着美丽的外表。“爱美之人,人皆有之”,这句话从古至今被无数人传颂,不管是落后的原始文明,还是科技发达的现代文明,美是人们都喜欢的东西。

编辑导语:随着千禧一代成家,Z世代长大,交友婚恋市场的核心用户发生了世代的转变。一些“老牌”软件在迎合新一代“数字原生”用户在交友上对互动和直观的新需求,而新一代约会APP也花样百出。本文作者对海外的一些热门约会软件进行了分析,一起来看一下吧。

年轻人喜欢,资本也爱。

经过了隔离期间的孤单寂寞冷,单身男女们交友的热情更加强烈了,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抱着一颗真心,还有许多是只是来骗钱的,像是今年在Netflix上热播的「Tinder诈骗王」中一位海王男骗走了多位女生1000万美元的故事就让人们看到了都市交友婚恋的黑暗面。

婚恋诈骗不是新鲜事,根据FBI数据显示,全美每年约有两万人会上交友婚恋类网络诈骗的当,去年受害者被骗的总金额甚至达到了10亿美元,不过最近被“杀猪盘(Pig-butchring)”的受害者越来越多,更有人一夜之间被骗走了800万比特币(!),这在一定程度上和线上交友及约会软件的快速发展逃不了干系。

斯坦福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线上已经成为了年轻人最主要的交友恋爱渠道,在2019年就有39%的人是使用约会软件找到对象的;

Business of Apps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全球有2.7亿人使用了约会软件,这一数字是5年前的两倍,并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只增不减,到2024年全球约会软件市场将超84亿美元。

随着千禧一代成家,Z世代长大,交友婚恋市场的核心用户发生了世代的转变,以Tinder为代表的被称为“老牌”的约会软件开始有杀猪盘之类的事情发生,也因其定位不时髦逐渐被淘汰,为了幸存它们正在火速“扮嫩”,以迎合新一代“数字原生”用户在交友上对互动和直观的新需求。

女生无法拒绝的电子产品,女生喜欢的电子设备

01 老牌约会软件“装嫩”

Tinder正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具发现性和互动性,比如在2019年推出的互动冒险游戏“Swipe night”让用户第一视角感受世界末日情节,可以左滑右滑来选择故事走向,比如“你会救狗狗还是救人?”

Tinder会将选择相同的用户进行匹配,这一功能起到了初审三观的作用,并为用户聊天破冰,第一版上线后就有2000万用户参加,匹配率提升了26%, 消息数增加了12%。

Tinder Swipe night

Tinder在去年推出了“发现”板块,用户可以参加像是“Swipe Night”这样的活动,还能以兴趣话题寻找并与其他用户聊天,无需先进行匹配。

Tinder explore

随着元宇宙热度上升,Tinder还在去年开始测试自己的数字货币Tinder Coins,可被用来购买VIP会员,激活像是置顶档案和“超级喜欢”等功能,经常登录、更新个人信息、认证身份等等行为都会获得Coins奖励。

Tinder coins

Bumble也表示web 3.0的目标是让用户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约会体验,目前也在内测与metaverse相关的功能,这些变化都顺应了母公司Match Group对于未来交友恋爱体验的展望 – 基于虚拟经济的沉浸式体验,Match旗下还有OkCupid、Hinge和PlentyOfFish等热门约会软件,它在去年以1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韩国社交网络公司Hyperconnect,是它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收购。

Hyperconnect在2020年的收入约为2亿美元,比2019年有50%的增长,它旗下主要有两款移动社交产品,Azar是一款视频直播和语音聊天平台,可以实时翻译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用户的语音和文字,打破社交壁垒:

Azar

另外一款产品Hakuna是一款音频流媒体工具,让多人可以同时音频直播,播主能够获得用户打赏:

Hakuna Live

Hyperconnect内测了一个叫做“Singletown”的功能,在这里用户以虚拟化身存在,通过实时音频沟通,比如你可以在家弹钢琴但在虚拟世界中会演绎成在酒吧里弹钢琴,用户在虚拟场景中相识,可以选择继续在虚拟世界中打发时间或将聊天转移到真实世界。

元宇宙改变了人们远程相识相知的体验,与人们在真实世界交友的方式更相像,Match正是看重了Hyperconnect的社交科技,它自称打造出了第一个可以基于网络实时沟通(WebRTC)的移动版本,移除地缘和语言等障碍,让Match更快完成将人们送到元宇宙约会的目标。

老牌约会软件为年轻化布局的脚步跟不上新一波约会软件涌现的速度,而资本也对它们非常友好,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在2021年约会软件类的公司共完成了43轮融资,融资总额达到了3100万美元,其中大多属于angel、pre-seed和seed轮,它们的早期创意就已经获得了VC们的兴趣,这些软件的共同点就是大写的直接、互动和彰显个性。

02 音频&视频 >照片

在2020年诞生的Snack是一个以视频为主的软件,用户无需填写bio,只需上传表达自我的视频,其他用户如果点赞会直接开启聊天进行匹配,上线几个月半年后就挤进了全美十大下载量最多的约会软件。它没有左滑右滑的选择,用户如果试图左右滑甚至会收到系统提醒“你是老古董吗?还在用这一招!”

Snack dating

创始人Kimberly Kaplan曾在Plenty of Fish负责产品和营销,在观察到Tinder和Bumble软件用户大多在约会软件匹配却会将聊天转移到社交媒体并查看Instagram stories等更真实的内容后有了这个主意。

多年来约会软件的火爆都与平台相关,比如 Plenty of Fish与Google引擎搜索、Badoo与Facebook、Tinder和Bumble与移动设备……这个时代TikTok和网红是Z世代的信仰,那么不如打造一个以TikTok视频交友的模式?

Snack也是最早可以用TikTok直接登录的软件之一,让用户可以一键将TikTok视频转到Snack上。

Snack & TikTok

女性智能机器人”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呢?

Snack在今年2月完成了由Coelius Capital和Kindred Ventures领投的350万美元融资,并通过Gen Z Syndicate这一基金进行约200万美元的SAFE融资,让Gen Z用户、网红和创造者等人可以成为Snack的股东。

来自法国的Feels也想让视频成为用户展示自我的主要渠道,自称为是一个“反约会软件”的app,个人信息部分不只有文字和照片,用户可以上传视频、添加文字和表情包、分享照片、回答问题等等,个人档案更加鲜活,用户刷其他档案就像在看TikTok视频或者Instagram stories一样有趣。

在Feels上匹配也没有左滑右滑的选择,用户可以对他人的某些内容进行表情回复,整个过程不会像平常约会软件一样给人那种总在拒绝别人的感觉,反而是真正在与他人进行积极的互动。

Feels已经获得了15万用户以及110万欧元融资,目前在测试将原生TikTok帖子作为主要的获客渠道,不过目前主要精力还集中在完善产品上而不是测试多个渠道,这与其他约会软件的打法也很不同。

Feels App

疫情间Clubhouse的走红将聚光灯打在了音频社交上,这一能够让人们迅速产生紧密联结的模式给了许多人灵感,其中包括前TikTok产品和运营负责人Joshua Ogundu,他创立了Heart to Heart,想让约会男女可以通过音频真实相识而不只是以精心伪装示人。

用户创立账户后需要上传照片,同时需要以音频简单讲述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每个用户的档案是由音频和照片搭配而成的,一经匹配用户可以给彼此发送语音消息继续聊天。

声音这一媒介具有强烈的私密性,用户会花时间录音频就表示他也更在意与对方展开对话,因此沟通也更加真挚和独特,Heart to Heart在今年年初正式在洛杉矶和纽约推出,已经获得了由Precursor Ventures领投的75万美元pre-seed轮融资。

Heart to Heart App

SwoonMe也是一个以音频为主的交友软件,用户需要上传自拍,但会被转化成动漫头像展示给其他用户,最重要的是每个用户都需要录一小段音频,包括自我介绍和对一系列问题的回答,比如你想寻找什么样的伴侣、用这个软件是想寻找结婚对象还是随意的关系等等。用户匹配后,系统会鼓励双方多聊天,尤其是语音聊天而不是着急交换自拍,随着对话进行,对方的真实照片会渐渐浮现。

SwoonMe

Tinder之类的约会软件让人们习惯只看外表,更适合随意恋爱关系,让寻找认真关系的用户无所适从,SwoonMe这一模式就是高举反肤浅大旗,将个性置于外表之前,这一灵感来自于创始人Tanvi Gupta多年来在恋爱上碰壁的体验,在约会软件上遇到的人大多是“颜狗”,并不会读她分享的自我信息也无法产生深度的联结,她有在Facebook推出了多个重要产品的经历,在从零做产品和寻找产品-市场匹配方面有充足的经验。

近年来有许多类似SwoonMe的软件都将“反颜狗”作为目标,比如Jigsaw、INYN、Taffy等等,它们都采用将用户照片遮挡的模式鼓励用户先进行聊天,伴随着对话的进行一点点揭露照片,这就给了用户充足的机会了解对方而不是直接看脸说话:

Jigsaw App

INYN

Taffy

视频和声音社交具有单纯文字和照片所不具备的独特表达,对于伴随着移动端长大的一代人来说,这种更真诚的交往模式模拟了 TikTok和Snapchat这些平台的互动模式,将会成为交友恋爱主要的媒介。

03 「志同道合」式匹配

上一辈谈恋爱讲究门当户对,而这一代谈恋爱寻找志同道合。

在我们展示自我及选择对象时,“我们喜欢什么”这个问题的回答甚至比“我们是什么”更重要,对Z世代这一非常在乎为自己三观发声也寻求三观契合的族群来说,进行相同的选择可以成为匹配的主要原因。

Schmooze这一app让用户对meme进行选择来进行配对,几轮下来通过机器学习或Schmooze称作“幽默算法”的技术,系统对用户的喜好就有了很好的了解,可以精准匹配到聊得来的人,因为meme并不简单,你是否理解一个meme并觉得它好笑代表着兴趣爱好和价值观,对meme的选择其实也是对政治偏好、流行文化、人文常识的筛查。

Schmooze app

创始人Vidya Madhavan以幽默感匹配交友的灵感来自于自己的恋爱经历,她在考虑去加州读研的时候给领英上的10个在读商学院的人发了消息求建议,结果只有1个人回复了,结果是两个人就这个话题交换了200多封邮件,大多数都是在开玩笑,而那个回复的人现在成为了她的丈夫。

Schmooze在2020年夏天用200个斯坦福学生进行了内测,结果迅速走红获得了全美1万多个下载,如今已经实现了超700万的meme左滑右滑、超2.5万的匹配、100多个高校的学生都在用,TikTok上的用户宣传吸引了大批流量,目前已经获得了27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背后的投资者也投了Snapchat、Clubhouse、Hinge和Giphy等公司。

Schmooze user reviews

So Syncd则是基于用户的性格进行匹配,标准来自于知名的Myer-Briggs 16种人格测试,它的测试结果非常准确,包括对内向/外向、感觉/直觉、思维/情感、判断/感知进行分类,主要被用于职业规划和求职,所以用它来交友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意。

用户如果已知道自己的MBTI类型可以直接输入,如果没有也可以在So Syncd的app上快速测试,接下来系统会根据性格测试告知用户他们的潜在匹配对象的契合程度有多少。

So Syncd

自从在疫情间正式推出,So Syncd已经拥有了6万多个用户,用户发送了超300万条消息,促成了460对已知情侣,还有许多对已经订婚或结婚,通常约会软件面临着男多女少的困境,但So Syncd表示因为根据性格匹配能减少肤浅式寻爱的用户,在这个app上的男女比例达到了平衡。它背后的姐妹花创始人来自投资和初创背景,目前拥有来自Upscalers investment club和KM Capital投资的100万美元投资。

Dive也是一家想改变只看脸“速食交友”模式的app,自称“灵魂第一,颜值第二”,用户可以进行趣味问答、性格测试、小游戏、星座测试等互动游戏来了解对方的真实自我,不是只靠一张照片就决定要不要匹配,匹配之后Dive鼓励用户解锁关于对方的信息,用户给彼此传的信息达到一定数字后会收获像是fun fact和更多照片等奖励。

Dive App

04 资本重燃兴趣

虽然约会软件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但这一赛道一直以来其实并没有获得资本的宠爱,原因是对于大多数软件来说,越能实现用户需求黏性就越高,但约会软件如果真的帮用户找到了意中人那就意味着同时失去了用户,硅谷知名风投Andrew Chen的计算显示,当一个软件年周转率达到70%的时候,用户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大换血”,对于约会软件来说这个数字达到了90%,用户留存率并不优秀。

其次,约会软件大多是免费使用,付费版本的功能没那么诱人,大多数人抱着“花钱找对象也太绝望了”的态度并不会为约会软件付费,比如Tinder 2021年付费用户只占了用户总数的3%,用户通常会在不同的约会软件跳来跳去,忠诚用户少收入也少。

不过疫情似乎改变了这一风向,作为缓解人们隔离孤单苦闷的渠道,交友恋爱软件看到了用户使用的迅速增长,Bumble视频聊天有70%的增长,Tinder的滑动次数达到了每日30亿次的历史纪录,资本也因此重新燃起了兴趣,在去年2月上市的Bumble就是一个典型,开盘价比发行价高出了77%,估值飙至140亿美元,这也给了许多交友软件十足的信心。

TikTok和Clubhouse等公司的火爆与增长让消费者科技和社交重新证明了实力,资本具有周期性,风水轮流转又转回了交友与恋爱,虽然这一赛道的硬伤仍持续为软肋,但如果说这两年TikTok青少年随着音乐魔性跳舞的成功证明了什么的话,那就是社交已不再是可有可无的消费者产品,它们已经成为了和吃饭睡觉一样我们离不开的刚需,新一波软件的玩法实在新鲜,不得不让人期待它们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参考来源:

  • A Decade After Tinder And Hinge, VCs Embrace New Crop Of Dating Apps That Aim To Spark Connections Differently (Crunchbase News)
  • Snack, a‘Tinder meets TikTok’dating app, opens to Gen Z investors (TechCrunch)
  • Meme-based dating is here: Meet Schmooze (TechCrunch)
  • A New Wave of Dating Apps Takes Cues From TikTok and Gen Z(Wired)
  • 作者:Lexie,编辑:Lu

    来源公众号:硅兔赛跑(ID:sv_race),10万创投人都关注的创新媒体,坐标硅谷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硅兔赛跑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来自以创新设计出名的法国Withings公司,后来被诺基亚收购了,再后来又被诺基亚卖回创始人了这款智能运动手表最大的特点就是--很像是一块表!

    Redolbook14轻能本,新实用主义灰科技。搭载Intel® Comet Lake Intel® Core™ i5-2U或者 AMD 锐龙4000处理器,性能更强,功耗更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