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她喜欢喝酒,但是他喝酒后喜欢靠在异性的肩上,但是那个异性却不是你...,女人喝醉了主动靠近异性

12

说不清为什么,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被这个人掌控了。醉酒了,也不觉得说这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男人抿了抿唇,压着怒火,没理。“你这么一闹……我没法在这儿上班了……”男人下颌紧绷,淡淡回应:“那正好,辞职回去。”车厢里沉默下来,气氛比之前更僵。这么着急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的,男人这才松了力道,沉沉喘着放开她。男人一笑:“你刚才不是说没醉?”苏曼菱的勇气没支撑多久,见他不回应,她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献吻,准备退开了。苏曼菱再次被他吻得缺氧,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停车了。男人冷声:“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否则这工作就别干了!”她摔在车门边,脑袋正好磕在车门上。

...她喜欢喝酒,但是他喝酒后喜欢靠在异性的肩上,但是那个异性却不是你...,女人喝醉了主动靠近异性

是不是女生喝醉的时候都会往男人身上靠 不管你是谁 意识模糊

可能是真的喝醉了。

苏曼菱窝在他怀里,突然就觉得鼻头酸涩。

说不清为什么,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被这个人掌控了。

哪怕她新换了工作,也不可能逃出他的“魔爪”。

再次回到车上,她也不挣扎了,只是弱弱地问了句:“我的车怎么办?”

秦墨寒不悦,“凉拌!”

...她喜欢喝酒,但是他喝酒后喜欢异性的肩上,但是那个异性却不是你...

“那可不行,我明天上班还要开。”

男人斜了眼,“我的车呢?”

她闷闷地,“你的车太高级,我开不来……”

醉酒了,也不觉得说这话有什么不好意思。

“……”

男人抿了抿唇,压着怒火,没理。

直接扯过她的包,从里面翻出车钥匙,扔给了左牧。

左牧一愣,抢在车子离开前赶紧问道:“苏小姐你把车停在哪儿啊?”

...她喜欢喝酒,但是他喝酒后喜欢靠在异性的肩上,但是那个异性却不是你...,女人喝醉了主动靠近异性

可惜苏曼菱还没来得及回答,车门拍上,秦墨寒下令开车。

左牧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尾灯,风中凌乱……

————

车厢里,苏曼菱放松下来,顿时觉得更晕了,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

秦墨寒懒得理她,拿着手机,屏幕上淡淡的白光反射在他脸上,越显冷峻威严。

“你这么一闹……我没法在这儿上班了……”

过了会儿,安静的车厢里,响起女人幽幽的语调。

男人下颌紧绷,淡淡回应:“那正好,辞职回去。”

“我不……我要自食其力。”

“就你赚的那点?”

苏曼菱一愣,脸色顿住,从他怀里起身,自己靠在座椅上撑着。

“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的工作。”

秦墨寒没说话,解释对他来讲,一向是稀有词汇。

车厢里沉默下来,气氛比之前更僵。

突然,女人很平静地道:“我要回星汇名庭。”

“……”

“你听见没,我不去你那儿,我要回我自己的地方。”

苏曼菱回头看向他,依然是很平静的声音,但坚持的意味更浓。

秦墨寒察觉到她的坚持了,回头看过来。

两人都没说话,当她发现到男人的目光划过狠厉时,下意识要往另一边车门靠去——然而,失败!

她再次被拖进那堵坚硬结实的怀抱里,在她反抗挣扎之前,男人炙热的吻带着惩罚意味重重落下。

苏曼菱伸手拍打,但却被他一掌直接扣住两手,紧紧压在她身前。

男人另一手从她脖颈后绕过去,将她整个牢牢定住。

“秦墨寒!你混蛋!”

“啊!疼!你压到我头发了!”

“唔——”

苏曼菱从一开始剧烈挣扎,到精疲力尽后任他所为,醉酒加上被深吻后的缺氧,她只觉得耳边全是蜜蜂在飞,嗡嗡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在车厢响起。

苏曼菱混沌的大脑隔了好久才听出那是自己的手机铃声,顿时去推男人。

“电话——”

“秦墨寒!”

铃声停止,可很快,再次响起。

这么着急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的,男人这才松了力道,沉沉喘着放开她。

苏曼菱不敢去看他的脸色,忍着头晕目眩去翻包包里的手机。

眼睛看屏幕都是晃动模糊的,手指划过绿键,接通。

“喂……”

“曼菱,你加班吗?”

是夏小幽。

她皱着眉,“不啊……怎么了?”

“我钥匙忘到单位了,以为你在家呢!结果回来敲门,你也不在……”

夏小幽说完,又问:“你不加班,那你在秦先生那儿?”

“没,我在回来的路上。”

“你声音怎么了?”

“晚上聚餐,喝多了……”

“哦,那你路上注意些啊!我等你。”

“嗯。”

挂了电话,苏曼菱心里狂喜,这次有了天衣无缝的理由不去他那儿了。

“夏小幽忘了带钥匙,我真得回去。”

她放下手机,看向男人,真诚地说道。

秦墨寒面色冷冷,“我是不是应该考虑取消她那个采访?”

苏曼菱一听,炸了!

“当然不能啊!她又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你这样……完全不讲道理。”

秦墨寒冷嗤:“你酒醒了?”

说话这么利索!

苏曼菱:“……”

两人沉默了几秒,男人低沉的声线再次响起:“先送你回去,我在楼下等着。”

啊?

苏曼菱看向他,“你一定要……”

见他目光扫过来,她住了口,可过了一小会儿又说:“我今晚喝多了,不去你那儿……”

“怎么,怕酒后丑态百出?”

“你才丑态百出。”

她脑子晕是事实,而且很困,很想睡觉,但理智尚存。

“我喝醉了,去你那儿要吃大亏……”

她的话莫名愉悦了秦墨寒。

男人一笑:“你刚才不是说没醉?”

“我是没醉……”

听她说话前后矛盾,语调固执又可爱,秦墨寒又笑了笑,而后吩咐保镖,去星汇名庭。

车子进了小区后,苏曼菱主动放下身段,朝他靠近了些。

“今晚……谢谢你,你忙一天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秦墨寒冷着脸,不理不睬。

她犹豫了下,顶着晕晕乎乎的大脑,借着酒意,主动凑上去吻他。

男人显然吃惊,眉心一拧,眸光落下,无动于衷地看着昏暗中啃他嘴巴的女人。

苏曼菱的勇气没支撑多久,见他不回应,她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献吻,准备退开了。

然而,背后一紧,男人突然把她抱了住,扣下来狠狠地吻。

宾利车停在楼下,保镖一言不发,也不回头去看,只静静等着。

苏曼菱再次被他吻得缺氧,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停车了。

“好了……我要下去了。”

衣服都被他弄乱,她本就燥热的面颊越发高温,推开他,声如蚊蚋地嘟哝。

男人冷声:“以后不许再喝这么多酒!否则这工作就别干了!”

她只想着赶紧逃离他的魔爪,胡乱地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慌慌张张地推门下车。

秦墨寒刚要说小心,就听“啊”一声惊叫,她身子软软地直接跌下去,他拉都没来得及。

只听到砰咚一响,男人赶紧下车,把她抱起来。

“怎么样?撞着哪儿了?”

苏曼菱哭丧着道:“……撞头了。”

她摔在车门边,脑袋正好磕在车门上。

可能性格,确实有问题,首先酗酒小酌确实可以激发气氛。

有风度的将她抱过来,对那个异性致谢,然后带女友离开,但是要在女友醒后好好讨论一下,明确表示你吃醋,如果女友总是不改,别等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