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腰肌老损做汗蒸好吗,腰抻了做汗蒸理疗

17

腰肌老损做汗蒸好吗,腰抻了做汗蒸理疗

损伤了可以去汗蒸吗?

病情分析:你好,这种情况一般的情况往往是有软组织损伤的情况的或有腰椎疾病的情况的。指导意见:一般的情况往往是做拍片检查的。看有无诱发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情况的。一般的情况往往是可以配合中药、理疗等治疗的。

第二章 极速酒恋

第二天中午,老廖跟小新晃晃荡荡地从汗蒸馆出来,外面一片晴朗,一夜风雪,江城银装素裹,阳光倾泻在雪白的地面上,经过漫反射,有种波光粼粼的美感。从昏暗到光明,老廖跟小新神同步——抬手,遮眼。

董胖家小区路边有一家羊汤馆,味道不错,哥几个平时经常光顾,特别是在天寒地冻的冬季,一碗冒着热气的羊杂汤,上面整两勺通红的辣椒油,配上爽口的小拌菜拼盘,再盛上一碗刚焖好,软糯甜香的东北大米饭,这简直就是天堂!

老廖吸溜着羊汤,斜眼看小新,小新端着小瓷碗,斯文的小口吃着米饭,第六感意识到有人盯他,也把目光转移过去,与老廖对视了半秒,然后抬起还夹着筷子的左手,喊:“服务员,来两瓶牛二。”

酒足饭饱,用粗糙的餐巾纸擦拭着满是羊油的嘴唇,打着酒嗝,老廖正沉浸在简单的幸福之中,手机铃声响起,竟然是董胖,不耐烦的接通,“哈喽,小廖同学,起床了吗?”

老廖没好气地问:“干啥?”

董胖:“下午三点半,火车站,接驾!”

老廖怒火中烧:“我接你妹!”

董胖:“哎嘿,真的是接你妹!”

老廖刚才吃得有点多,闲得没事,打趣道:“我不会开车,倒骑驴行不?”

董胖:“行啊,我上飞机啦,一会见!”

老廖放下电话,对一旁的小新说:“你二舅收破烂的三轮车还能骑不?”

小新嘴里还叼着一段萝卜咸菜,含糊地说:“你要干啥?”

老廖坏笑道:“接站!”

说干就干,两人打车去柴草市,小新他二舅家,二舅退休有几年了,业余爱好就是四处划拉点破烂,换点零花钱。运送破烂的交通工具是一台自制的三轮车,是由一辆自行车,还有自己焊接的车厢攒出来的人力车,由于驾驶位在后面,所以俗称——倒骑驴。

二舅60多岁,除了耳朵背,其余的零部件一点毛病没有,小新扯着嗓门,冲着二舅的耳朵大喊:“二舅,把你车借我用用。”

二舅反问:“啥,你说你要吃饭?”

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卷子毛票,从里面拎出一小沓,大概有20来块,递给小新说:“去吧,领你同学吃饭去吧!”

小新蒙了,把二舅的钱推回去,扯着嗓子喊:“我不要钱,我说,把车借我用一用。”

二舅一愣神,然后又扯出几张毛票,加上之前的一并递给小新,并用疼爱的眼神看着他说:“这回够不?”

小新彻底服了,接过钱,揣进口袋里,扭头对老廖说:“哥们,我尽力了,我二舅在黄旗屯这片儿江湖人称:老聋王……”

老廖鄙视的一笑说:“你小子平时鬼精鬼灵,关键时刻掉链子,啥也不是!”

肌老损做汗蒸好吗

小新憋屈够呛,叉着水蛇腰说:“你行,你来!”

老廖指着二舅腰间跨着的诺基亚1110,轻声说:“大舅,电话借我用用。”

大舅虽然还是没听清,但是看手势已经理解老廖的意思,把手机从手机套里拎出来,一根弹性极好的塑料弹簧绳也跟着抻出半米长,老廖上前几步,双手接过电话递给小新说:“给舅妈打电话,问车钥匙在哪?”

小新彻底佩服老廖,也没犹豫,从电话里找到二舅妈的电话号,拨通:“喂,舅妈,我是小新。”

“哎呀,小新来啦,你等着我回去给你包包子。”

“舅妈,我先不吃,我问你,我二舅倒骑驴的钥匙在哪呢?”

“钥匙啊,在门口鞋柜上的那个酒坛子里。”

小新立刻往门口走,忘了身后还与二舅连着线呢,把手机安全绳抻出去1米多长,原本弹簧型,现在成了笔直的一条细线。二舅无奈只好跟着小新往门口走。门口鞋柜上果然有一只深棕色的酒坛型容器,外形古朴,上面还有一些花纹。小新伸手进去划拉,拎出一堆东西:指甲刀、硬币、橡皮筋、皮尺,其中还包含着一把黄铜钥匙,钥匙后面系着一根红色的鞋带。

“舅妈,是不是一根红色鞋带系着的钥匙?”

“对,对,对,就是那把。”

“好嘞,我用用,晚一点还你。”

“用吧,这大冬天的,你二舅也不咋用。”

“好嘞,那我走啦,舅妈。”

“那破车挺长时间没用了,门后面有气管子,你打打气儿。”

“行,我走了舅妈。”

还没等舅妈回答,小新就火急火燎地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二舅,转身就往房后的停车棚跑。

老廖心细,在二舅家门后面找到气管子,跟二舅挥挥手,也跑了出去。

倒骑驴果然没气儿了,老廖把气管子甩给小新,说:“你打气儿,我出去一趟。”

小新没好气儿地说:“我这小身板,能打动吗?”

老廖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小新,鼓劲道:“相信自己,你一定行!”说完转身就跑了。

大概过了10分钟,老廖抱着两箱雪花干啤呼哧带喘的回来,放在地上,小新也呼哧带喘的给第二个轱辘打气(倒骑驴一共三个轱辘)看着老廖拿酒回来,疑惑地问:“你,你买酒干个脑袋,怕路上渴吗?”

老廖甩着发酸的胳膊说:“你这个白眼狼,小时候你隔三差五地来找大舅要钱,长大了还来骗钱,你的心不痛吗?”

小新把气管子扔在地上说:“你还有脸说这事儿,哪次要完钱去人民电影院打游戏,你少玩了!”

老廖嘻嘻一笑,说:“这啤酒一会儿你给二舅搬进去,他就好这一口。”

小新说:“我现在就搬,你打气儿,我真不行了。”

老廖没好气地说:“滚吧!”

小新抱起一箱啤酒就往屋里跑,老廖在后面喊:“还有一箱呢!”

小新一边跑一边说:“老子搬不动两箱!”

老廖拎着气管子在后面骂:“废物点心!”

一切准备就绪,老廖坐在车厢里,小新在后面咬牙切齿地蹬,“咱俩换班蹬”老廖坏笑道。

足足蹬了一个小时才蹬到吉林市火车站出站口,两人咧着怀儿,脑袋上直冒热气,着实累得够呛。这才体会到大舅走街串巷捡破烂,收破烂的艰辛。

站了不到10分钟,巨大的人潮从车站出站口涌出,老廖站在车厢里,小新坐在车座子上极目远望,寻找“逃犯”董胖的身影。突然有人问:“兄弟,去天津街多少钱?”

二人回身望去,见一位中年大哥,拎着两只巨大的编织袋子站在车边上,与他俩说话。老廖和小新对视一眼,然后狂笑不止,把大哥吓得后退两步。

老廖说:“大哥,我们是来接站的,不是拉活儿的。”

大哥本来已经准备打退堂鼓,顺着老廖的话说:“误会,误会了,那我走了?”边说边往后撤退,直到看见老廖和小新这两个疑似土匪的人转过头去,才拎着大包绝尘而去。

又等了将近5分钟,董胖穿着黑色貂皮大衣,也敞着怀,晃晃荡荡地走出来,小新下车大喊:“死胖子,过来!”

董胖看到二人和倒骑驴,有点蒙,本来就缓慢的步伐更加迟缓。老廖面带微笑,比哭还难看的那种笑,非常恐怖地招了招手,好似女鬼招魂,董胖把大衣扣一粒一粒地系紧,准备迎接来自老廖的愤怒。

双方交汇,老廖站在车厢里,勉强跟董胖处于同一海拔,低声审问:“说吧,你去上海干啥去了?”

董胖本来绷着的,白胖儿的大脸盘子一下松弛下来,大眼睛眯成一道缝,笑嘻嘻地谄媚道:“廖哥,你听我解释。”

董胖193的大个子,穿着黑色长毛貂皮大衣,在后面看像大狗熊似的,但是在只有170的老廖面前,根本硬气不起来,像小绵羊似的说:“我之前跟你解释了,我看小婕那出租车的司机不像好人,所以我就护送她一直到龙嘉机场,途中我俩聊得不错,小婕说上海小龙虾非常好吃,就邀请我有时间去品尝。我说我现在正放寒假,非常有时间。完事她用手机直接给我买了同一航班的票,邀请我跟她一起去上海,吃小龙虾。”

老廖背着手,像班主任审视逃课打游戏的同学一样,不说话,准备用无声的武器逼问出真相。

董胖接着解释:“我昨天真喝大了,忘了告诉你们一声儿,让你们担心半宿。”

老廖背着手说:“接着说,还有呢?”

董胖躲闪着老廖的目光,搓着手说:“没啦,真的没啦,今晚我请大伙吃饭,算是赔罪,咋样?”

老廖一个箭步从车厢里蹿下来,揪着董胖衣领子说:“为了找你,老子差点没冻死,吃饭,吃你妹的饭!”

正在这时一个爽朗悦耳的声音从董胖身后传来:“廖哥,你是在找我吗?”

老廖和小新的目光同时转移到董胖身后,新晋女酒神——小婕,穿着一件白色的长筒貂皮大衣,拎着比昨天大一号的行李箱款款走来。

老廖抓着董胖的手腕没有放松,对着小婕说:“小婕,你先别过来,别呲你一身血。”

小婕步伐坚定,速度不减,走到二人身边说:“老廖同学,和谐社会,无论如何打人是不对的,有话好好说。”

老廖一时反应不过来,小婕为什么帮董胖说话,回头看了一眼小新,小新会意,接力问:“小婕,这货昨天不辞而别,我们以为他冻死在街头了呢,找了半宿啊,半个吉林市被我们攉拢个遍!”

小婕温柔一笑说:“我知道了,我听说老孟已经批评过了。也怪我,忘了跟你们说一声了!”

老廖仍然攥着董胖,咬着牙说:“不行啊,不揍他一顿,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小婕与董胖站成一排,用胳膊挽着董胖的胳膊,半靠在董胖雄壮的身躯上说:“老廖,你就给班长一个面子。”

这个举动可吓坏了老廖和小新,特别是老廖,松开攥着董胖的手,连续后退两步,后腰撞在倒骑驴上才停止,小新也惊愕不已,扶着倒骑驴的车把,保持平稳。

老廖指着小婕和董胖二人,惊诧地说:“你,你,你们?”

董胖右手和小婕挎着,左手捂脸说:“对不住了,老廖,小新,胖爷,我脱单了!”

小新:“嗷”一声,从车座子上蹦了起来,蹿起半米多高,在半空就开始咒骂:“畜生!牲畜!”

老廖也好像听到惊天大新闻,支支吾吾地问:“你俩这是啥时候的事儿啊?不会是在晃点老子吧?”

小婕绝对是标准的东北女生,敢作敢当,关键时刻甚至可以保护男朋友:“时间不算短了,我跟董胖是小学同学。”

老廖立刻疑问:“不对啊,董胖,你家不是舒兰的吗?”

小婕又说:“这你应该知道啊,董胖他家原本是吉林市的。10岁那年,董胖他爸工作从吉林市调动到舒兰,所以他们全家才搬过去,后来上初中的时候,董胖又回吉林市读的中学。”

看了一眼众人,小婕对着老廖说:“我俩都是船营十三小的,做过两年同学,也是同桌,说起来比咱们认识得还早呢!”

小新扶着车把手说:“你俩昨天就认出来了?”

小婕松开董胖的胳膊,上前一步,用右手撸起左手的衣袖,露出洁白的手臂,努了努嘴说:“你看这是啥?”

腰肌老损做汗蒸好吗,腰抻了做汗蒸理疗

老廖和小新把目光投过去,顺着小婕的目光指引,看到她青葱玉臂上有一颗粉红色的小圆痣,直径不超过2毫米,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小新倒吸一口寒气,吐出三个字:“守宫砂?”

老廖咽了咽唾沫,一百多个问号漂浮在脑袋周围。小婕指着红点说:“一年级的时候,这货用圆规扎我,都出血了,我嗷嗷哭。这死胖子说‘用红油笔在伤口周围画一个圈,就不疼了!’”

小新咬着牙说:“哎呀我!畜生啊,这是?”

老廖四处找家伙事儿,边找边说:“来,来,死胖子,我也给你画一个圈。”

小婕在一旁自顾自地说:“然后我就信了,让他画,结果他手一抖,红油笔尖直接扎到伤口里了,然后就有了这颗痣。”

老廖咬着牙问:“哎,班长,就你这暴脾气,你不揍他?你以前收拾我们的能耐都哪去了?”

小婕害羞地说:“要不是这死胖子陪了我两张刘德华的不干胶,你以为我能惯着他呢?”

老廖突然上前一步,左手拉住小婕的胳膊,紧接着往右手掌心吐了一口口水,说:“不对,有诈,你俩是不是搁我这编故事呢?”

小婕嫌弃地问:“你要干啥?”

老廖把右手伸向小婕的胳膊,说:“我看看能不能搓掉。”

小婕奋力甩开魔掌,收回胳膊,迅速地把袖子放下来,顺势退后两步说:“你赶紧给我滚犊子,别玩埋汰的,晚上喝酒,去不去?”

老廖:“憋屈,这酒,喝不了!”

董胖得了便宜卖乖:“我把小婕整破相了,我小时候就答应过她,长大了她要是嫁不出去,我就娶她。诚信赢天下,做人必须讲信……”

老廖拎起倒骑驴的钢丝锁,就要抡董胖,董胖赶紧蹿到小婕身后,寻求庇护。

小婕打圆场说:“川鲁菜馆,我请客,今晚必须喝好!”

老廖拎着钢丝锁,熟练地报起菜名:“我要吃干煸肉丝、水煮肉片、炸烹肉段……”

小新在一旁说:“老子得整俩王八补补!”

董胖在一旁补刀:“再给你整一只烧鸡。”

小新横着眼睛说:“再题这个外号,我真翻脸了!”

小婕不怕事儿大,在一旁追着问,“烧鸡是啥意思,谁的外号?”

小婕、董胖、老廖、行李箱坐在倒骑驴车厢里,小新再次咬牙切齿奋力地蹬着,脚蹬子差点没踩碎了。

众人有说有笑地前进,正好碰到之前那拎着大编织袋子的大哥,老廖跳下车问:“大哥,你去哪啊?”

大哥见这支队伍再次壮大,竟然还有女响马加入,更加害怕,颤颤巍巍地说:“不远,不远,马上就到了。”

老廖非常热情地说:“别客气了,上车,我送你过去,不要钱。”

这时董胖也跳下车,问老廖:“认识?”

老廖说:“咋地,不认识就不能帮一把吗?你这死胖子的觉悟有待提高。”

董胖戴罪之身,不敢造次,一把拉下小新,自己坐上车座子,说:“你们都上车。”

在众人“热情”的帮助下,大哥、小婕、老廖、小新、两只大编织袋子,一个行李箱都塞进车厢里,董胖身大力不亏,双腿紧蹬,倒骑驴飞驰前行。

大哥的目的地果然不远,加之董胖脚力惊人,不到10分钟,就在天津街的一家服装店下了车,下车后想要掏钱,老廖根本没给机会,还顺便帮大哥把编织袋子送进店里。大哥和大嫂千恩万谢,目送众英雄驾着战车远行。

回指导意见: 你好,干活时不慎扭伤腰部,主要考虑是急性的肌肉损伤或者有关节的错位,损伤的24小时内,不建议贴膏药或者推拿按摩治疗,最好的方法是平卧休息,可以进行针灸,一般远道取穴或者采用前后缪刺的方法,这样效果很好,甚至可

可以减缓疼痛感,蒸完一次立马就能感觉到,可以加快康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