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海底潜水捞宝贝,潜水的基本含义

10

次日,韦某超伙同两名不明身份男子入住漳浦县六鳌镇华都宾馆。经过三天三夜不间断蹲守跟踪,初步确定韦某超等7名重点犯罪嫌疑人准备实施盗捞犯罪行为。专案组迅速兵分多路,广泛布网,11月23日凌晨1时许,专案组在华都宾馆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现场缴获两箱瓷器文物和作案车辆设备。经专案组审讯,韦某超又交代了于2020年9月底伙同吴某华等人在同一海域盗捞文物瓷器300余件的犯罪事实。11月26日,专案组立即赶往福清、平潭抓捕其他涉案犯罪嫌疑人。根据获得的线索,专案组又一鼓作气,连续往返福建平潭、福清、长乐余次,陆续追回涉案瓷器文物169件。这些水下文化遗存既是福建海上贸易繁盛的重要见证,也成为不法分子盗捞获利的目标。

海底潜水捞宝贝,潜水的基本含义

泰坦尼克号现在怎么样了?船上的宝贝打捞出来了吗

根据盗案的犯罪嫌疑人提供的线索民警将其余犯罪嫌疑人抓获,该案起案件中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9名,缴获海捞瓷器846件,查扣快艇、潜水服等一批专业设备。到案后犯罪嫌疑人对自己非法打捞海底文物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 “水鬼”下潜30米,盗捞瓷器800余件
  • 福建漳州破获“11·23”系列盗捞海底沉船文物案
  • “发财了!”2020年11月22日晚,“水鬼”韦某超从福建省漳浦县六鳌镇虎头山海域水下30米处浮出水面,手中的网袋装了20多件瓷器,心情激动。

    11月23日凌晨1时许,以韦某超为首的6名犯罪嫌疑人带着盗捞的两箱瓷器返回六鳌镇华都宾馆,被蹲守已久的专案组民警当场抓获,韦某超犯罪团伙的“暴富梦”破灭了。

    2020年9月以来,经过50余天缜密侦查,漳州市、漳浦县两级公关机关成功破获了公安部督办“11·23”系列盗捞海底沉船文物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9名,缴获海捞瓷器846件(经鉴定为元代龙泉窑文物,三级以上文物76件),查扣快艇、潜水服等一批盗捞工具。

    “水鬼”变身“文物大盗”,盯上沉船宝藏两次作案

    韦某超所在的微信“水鬼群”有50余人,群内成员都有统一外号——“水鬼”,他们在广东、广西两地沿海地区从事深海螺贝采集工作。

    一把铁钩,一个网袋,一套简陋的潜水设备,他们从小船上纵身一跃,潜入水深10米到30米处,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后,再次冒出水面时,网袋里已经装满了各种野生螺贝。

    海底潜水捞宝贝,潜水的基本含义

    在漳浦县看守所,韦某超向记者描述他在广东湛江沿海捕捞时的场景,眼神中充满怀念。从事潜水捕捞10余年,这份月入一万多元的工作曾经让他远在广西柳州农村的妻儿父母衣食无忧。

    “华哥”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韦某超的人生轨迹。

    “去年9月,‘华哥’给我打电话说,福建漳浦附近海底有‘宝贝’,你要不要来捞捞看,船只、潜水装备我这儿都有,捞上来的东西五五分成。” 韦某超说,我觉得这个挣钱快,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了。

    2020年9月底,由犯罪嫌疑人吴某华(华哥)出资,伙同韦某超等5人在福建漳浦海域盗捞文物瓷器300余件。

    “我们两个人靠着经验下潜,到20米深处时就能看见一些瓷器被泥土覆盖。为了捞到更多东西,我们最多下潜到30米深处。这一次很危险,另外一个人因为下潜过深全身多处被海水重压,后被送去了医院。” 韦某超说,瓷器捞上来后,“华哥”每人给了2万元辛苦费,并承诺瓷器卖出去后再分成。

    第一次得手后,韦某超认为发财的机会来了。他于2020年11月17日联系了他在湛江工作时的老板李某元、欧某菊,让他们出资,伙同“水鬼”罗某荣等3人,组成6人犯罪团伙,前往漳浦海域实施第二次盗捞。

    这一次,韦某超犯罪团伙栽了。

    在漳浦县看守所,团伙成员、“水鬼”罗某荣后悔不已。

    “早知道是这种后果,打死我都不来这儿盗捞。也知道这种行为违法,可是禁不住诱惑。我老婆和3个孩子还在农村老家,他们以后怎么办啊。” 罗某荣面对记者,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据了解,该案于今年5月6日经漳浦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罗某荣等5名犯罪嫌疑人分别被判处1年6个月至2年10个月不等刑期,该案另外14名犯罪嫌疑人被移送漳浦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民警化身“钟馗”,主动研判深挖线索“捉鬼”

    福建省漳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查四队队长李春辉手机里有一个名为“钟馗”的内部交流群。

    “这是为专案建的一个工作群,由于犯罪嫌疑人多为‘水鬼’,我们把群名定为‘钟馗’。” 李春辉说。

    ...然后那个人认他做主人他潜水在水底了好多黄金,后来他自己成为了伯...

    2020年9月底,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在工作中获取重要线索:有一批瓷碗疑似从海底打捞上来,瓷碗图片经文物部门鉴识,初步判断为宋元瓷器,品相较好,有海捞瓷特征。

    这条线索引起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三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10月10日,漳州、漳浦两级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案组,抽调多部门警力开展研判、摸排等侦查工作。

    经侦查发现,广西籍韦某超、吴某华、罗某与福建平潭籍李某兴、李某明、李某春有犯罪嫌疑,漳浦县六鳌镇郑某城也有参与作案的犯罪嫌疑。

    专案组循线跟进,获悉11月17日,韦某超联系一名湖南口音男子表明要到漳浦县海域打捞海底瓷器,并进行准备工作。次日,韦某超伙同两名不明身份男子入住漳浦县六鳌镇华都宾馆。经过三天三夜不间断蹲守跟踪,初步确定韦某超等7名重点犯罪嫌疑人准备实施盗捞犯罪行为。

    11月22日18时左右,专案侦查员发现韦某超等人驾驶车辆运载设备到六鳌镇虎头山码头装船,准备出海。专案组迅速兵分多路,广泛布网,11月23日凌晨1时许,专案组在华都宾馆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现场缴获两箱瓷器文物和作案车辆设备。

    经审讯,韦某超对盗捞海底沉船文物犯罪供认不讳。经专案组审讯,韦某超又交代了于2020年9月底伙同吴某华等人在同一海域盗捞文物瓷器300余件的犯罪事实。

    为迅速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追回其他被盗文物。11月26日,专案组立即赶往福清、平潭抓捕其他涉案犯罪嫌疑人。根据获得的线索,专案组又一鼓作气,连续往返福建平潭、福清、长乐10余次,陆续追回涉案瓷器文物169件。

    “庆幸的是,这两次被盗捞的文物瓷器还没有‘出手’就被我们查获了。”专案组民警陈达章告诉记者。

    保护海底文物迫在眉睫,打击还需多方合力

    福建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早在宋元时期,海上航线就四通八达,一些船只因为种种原因,沉没在福建沿海海域,形成了一批年代系列完整、历史内涵丰富的水下文化遗存。这些水下文化遗存既是福建海上贸易繁盛的重要见证,也成为不法分子盗捞获利的目标。

    福建省漳州市文物保护中心副主任阮永好告诉记者,文物在海底沉睡多年,打捞出水对文物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目前国内的水下文物挖掘均属抢救性挖掘,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物证,福建沿海的文化遗存有着重要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在现有条件下,除了抢救性挖掘外,应当如何保护这些文化珍宝?

    阮永好认为,公安机关重拳打击对盗挖文物的不法分子能够起到震慑作用,是较为有效的保护措施之一。

    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郭志良介绍,福建公安机关从守护民族根脉、传承中华文明的高度来认识文物保护工作的“初心”,先后发现、打掉了盗捞平潭海坛海峡水下遗存、“白礁一号”等犯罪团伙,狠狠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当前,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打击和防范文物犯罪将是一项长期任务。公安部刑侦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加强宣传教育和网上文物犯罪信息巡查,还要加大各部门协作执法的广度和深度,始终保持对文物犯罪的高压严打态势,探索打击文物犯罪长效机制,共同守护好我们的“国之瑰宝”。

    作者:苏雪峰

    新基督山伯爵。

    一部分茶叶和丝绸沉入海底会腐烂,并不能成为文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