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若Kindle退出中国,图书业将损失一条重要渠道的收益”

钛媒体APP169

文 | 剁椒TMT,作者|蓝莲花

“如果Kindle退出中国,不管哪个平台承接这部分用户和流量,至少,出版公司会损失一条重要渠道的收益。”

“Kindle退出中国”的消息传了一周,但官方并没有正式发布退出中国的消息。

一家出版公司的Kindle渠道负责人表示,“目前看,应该只是业务调整”。

对于以图书出版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来说,尽管电子书业务规模不大,但已经成为一条独立营收渠道,而且逐渐增长。

中信出版2020年数字内容营收为7049万;

新经典则将电子书和有声书业务统计在一起,2020年收入2408万;

果麦文化2020年数字内容业务营收金额为1074万;

凤凰传媒旗下的译林出版社电子书业务2020年收入600万……

这个被网友评论为“深刻洞悉人性”的设计,允许用户对外展示希望让好友看到的书目。一时间,如何养猪、如何学习挖掘机等诸多热门“替身书架”爆红网络。

01 Kindle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不实用

中国电子阅读市场已经发展了至少12年。

从2010年的汉王阅读器开始,到Kindle入华,再到微信读书、掌阅等国内电子阅读APP和电子阅读器的崛起,整体行业格局也从一家独到到割据竞争,到现在相对稳定的双雄并列局面。

看起来规模不大的一个垂直市场,竞争却异常激烈,“前浪”们总是被“后浪”无情的拍在了沙滩上。

汉王电子书阅读器曾是国内最大的品牌,市场占有率超过70%。但随着ipad和大屏手机逐渐冲击电子阅读器的市场,汉王开始走下坡路。

当时,汉王虽然主打“精品电子书”,却在硬件上投入太多精力做研发,而对版权内容不够重视,导致书城在一定程度上“有量无质”。知乎上关于汉王电纸书少得可怜的关注也是一个印证。

Kindle则不同。自从2013年进入中国,依托亚马逊的优质资源,在精品电子书领域一路逆袭。

Kindle有自己比较完整的生态。从在线网页到iOS和安卓,都有自己的客户端。借助Kindle的云服务,用户可以用多设备阅览自己的资源,而各个平台中如Send to Kindle等丰富的插件。读者可以把篇幅长的资料发送到Kindle上,慢慢阅读。

此外,用户们自发形成了各种Kindle的资源站,比如,苦瓜书盘、完美书库、iKindle、狗耳朵等。其中,苦瓜书盘是供网友交流适合电纸书阅读的6寸pdf及mobi格式电子书制作技术的网站。

这些大大增加了Kindle使用的便捷性,而汉王电纸书则完全不具备这些优势。

上述出版公司Kindle渠道负责人认为,由于Kindle是面向全球用户的,在出版社和版权公司的电子书合作渠道中,地位非常高,行业内都很重视。

2018年Kindle公布过一次数据,进入中国5年的时间,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在中国累计销售数百万台,中国电子书店的书籍总量近70万册,较2013年增长近10倍。

但即便如此,Kindle自身存在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核心问题之一是体验。比如,Kindle的翻页速度慢,下载下来的文档,也需要转化成Kindle能识别的格式;反应不灵敏,需要绑定亚马逊账户等。

这就导致Kindle电子阅读器的闲置率较高。网上关于Kindle的梗是,最大的场景是“盖泡面”。

在一位年轻读者看来,Kindle在国内最大的作用就是送礼,送朋友或者送员工,是一种文化礼品,而不像是个人消费品,主要是不实用,没有产品改进机制。“就是让人感觉高端大气上档次有逼格,最后没有用。”

第二个没有解决的问题是,Kindle阅读器的利润已经压得很低,基本不赚钱。根据调研机构isupply分析评估,Kindle不包括软件、机构、设计等支出,零件组装费用已经达到185美金,以189美金出售已经不赚钱。

这就意味着,Kindle很大一部分收入需要依靠电子书城的订阅购买。很不幸,国内电子阅读付费习惯依然在培养,甚至更喜欢读没有版权的盗版书,或者免费读物。

用过Kindle的读者应该有人知道,一年只要购买十几到30块钱的盗版服务,就能通过搜书的方式便捷的获取到非常多的国内外的盗版书及电子资源,直接推送到Kindle上。

02 微信读书:得版权者得天下

在Kindle进入中国第三年,国内另一家电子阅读APP,微信读书诞生了。微信读书定位就是主打电子出版物APP。

不过,一开始的几年,微信读书一直不温不火,甚至业内对这个产品在腾讯体系内的归属权问题也不清楚,它到底属于阅文集团,还是属于微信?有人在阅文集团的投资者关系平台回答,阅文和微信双方共同拥有,收入三七分。

从2020年开始,尤其疫情之后,线上阅读需求暴涨,微信读书开始发力,加大商城中的免费电子书版权的供给。甚至,2020年,阅文集团那场作者风波的导火线也是因为微信读书开展限时免费运营活动。

最终,Kindle输给了“免费真香”定律。经过两年的时间,不少之前Kindle的用户转变为微信读书的用户。

文艺青年小夏表示,以前会经常从Kindle上买电子书,现在微信图书的APP里都可以免费看,基本满足看书需求,而且,大屏手机或者IPAD看也很方便,不用再带一个额外的设备。

“它们年卡也很便宜,128一张,一年随便看。不买年卡的话,微信读书里会有很多小游戏积分,来兑换书城里的电子书,也可以免费读。”

当然,在电子书以外,阅文集团的网文小说,也向微信读书敞开大门。要知道,阅文集团拥有国内最庞大的网文小说库。这样一来,在版权方面,微信读书几乎占据了绝对优势。

2019年底,阅文集团曾经公布,微信读书累计注册用户已达2.1亿,其中纯出版类用户的日活跃量也已超过200万。

此前,微信读书也尝试过做阅读器,售价1499元,并附赠阅读付费年卡,2021年1月27日,开始预售。这款阅读器以文石BOOX Poke3作为硬件基础,换上了微信读书自己的WeRead系统,外观和系统都更加简洁,但不再支持第三方APP安装,首批限量500台。此后并未传出扩大生产的消息。

一位版权业内人士表示,微信读书很清楚,就是拿免费版权砸,就能迅速积累用户,版权是第一位的,硬件是第二位的。

03 掌阅的iReader和那些消失的电子书APP

目前,除了微信读书以外,版权库比较庞大的的电子书APP是掌阅旗下的iReader。这跟掌阅本身的电子书版权储备有关。阅文和掌阅本身就是国内电子书版权排名前两位的公司。

更重要的是,相比微信读书在电子阅读器上的谨慎,掌阅对电子阅读器的投入更大。

“与Kindle相比,掌阅的阅读器更灵敏,而且屏幕比较大。我这个算是进阶版,2500块钱。现在影视行业很多编剧都在用掌阅这款大屏的电子阅读器,还有修改笔,可以写写画画。”

除了这款大屏的阅读器以外,以及电子阅读APP以外,掌阅也开始往商务办公的方向发展。阅读器只是一个功能,会议及记录,包括音频转文字等功能都在融合。“相比之下很少看到Kindle在产品上的改进。”

其实在Kindle进入中国,并且打开市场之后,国内很多在线阅读APP迅速跟进,并进一步压缩着Kindle在中国市场的的用户群。

但最终,只有微信读书、掌阅在内容版权与硬件方面能与Kindle相抗衡,其他电子阅读APP和阅读器则不温不火,或者是逐渐退出市场。

“我之前用过咪咕的阅读器,不是主动下载的,主要是想看的那本书,只有咪咕有版权。看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再打开过咪咕阅读,一直躺在手机里。有一段时间也用网易蜗牛,2019年就再也没用过了。”

版权,或者说免费版权,这场竞争中最核心的主导性变量。这与音乐领域的音乐作品版权免费与付费类似。

举个例子,还有有家名为“z-library”的电子阅读APP,有人称呼它为公益性电子阅读网站,直白点说是一家免费电子书聚合网站,资源非常全,包括小说、非小说、科学文献以及各种出版物等,并且可以通过fb2,pdf,lit,epub等多种格式下载和在线阅读。

上述朋友表示,以前还经常从孔夫子旧书网上买一些旧书,但z-library上有很多绝版的电子书,还免费。“我现在一个IReader会员,一个z-library就满足所有读书需求了。”

事实上,电子阅读市场的规模并不大。第七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数字阅读报告》中显示,2020年,14亿中国人整体数字阅读产业规模为351.6亿元,还不如某BAT公司云计算一年的营收(400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