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资本偏爱“闲置经济” 头部二手电商等待黄金时代

华夏时报478

(闫晓寒摄影)

1月12日下午5点多,一对年轻情侣正站在多抓鱼循环商店的电子logo墙面前拍照打卡。凭借复古文艺的高颜值装修风格,这家循环商店在北京三里屯亮相不到半个月,就成为了年轻人的潮流打卡地。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这是继去年1月初在上海开店后,多抓鱼开出的第二家线下门店。

在曾经被认为是“寒酸”、“破旧”的二手经济与网红、时尚画等号背后,闲置经济与Z世代的崛起,推动了二手交易平台的快速发展。事实上,过去的2021年,在循环经济、碳达峰等国家相关政策下,二手交易平台们已经站上了资本风口。但如何实现规范化、标准化发展,如何提升用户信任度,仍是它们未来的集体功课。

循环经济火热

顺着多抓鱼循环商店旋梯走上二楼,是面积达1000多平米的大厅,整个大厅被大致划分为图书和二手服装两大区域。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多抓鱼原本是以二手图书为主的C2B2C二手交易平台。但它的店员对记者表示,去年7月多抓鱼还增加了服饰品类。

在三里屯开店并不便宜。《华夏时报》记者在某房屋租赁平台看到,多抓鱼所在的三里屯机电院租金约为每天7-15.76元/平米。以此来粗略计算,多抓鱼每天仅租金成本大概就需要7000-15760元。

无论公司规模大小,重资产的线下门店,对于从线上起家的二手电商平台都不轻松。万物新生创始人兼CEO陈雪峰此前在复盘创业历史时曾称,自己创立爱回收遭遇的第一次生死劫就是“既重又累”的互联网公司做门店。

但即便开店不易,二手电商平台们也并不想放弃这块“肥肉”。1月13日,万物新生提供给《华夏时报》记者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开始布局线下门店,截至去年12月中旬,万物新生集团旗下的爱回收在200余个城市已经有超过1100家门店。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线上流量太贵,线下是非常好的流量入口。“相比线上,线下的引流、品宣和交易更可计划。但如果管理不善,确实也会给企业带来风险和成本隐患。”

不仅仅是更吸引年轻人打卡的线下门店,《华夏时报》记者看到,时下年轻人喜爱的宠物用品、潮玩盲盒等更多新兴品类,也大量出现在二手电商交易平台。

在河南安阳工作的小张,家里的猫粮、猫架都在闲鱼购入。她还记得自己在闲鱼完成的第一笔交易:2020年5月,小张在咸鱼上下单了价值328元的幼猫粮,这比淘宝优惠近100元。

而光大证券的一份研报还显示,闲鱼2020年汇聚了超44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仅当年11月盲盒交易额就超过1.2亿元。而一些特殊款式如IP联名款盲盒还需求火爆。例如原价89元的“Bob 求婚”款盲盒,在二手交易平台的价格被炒到超过3000元。

“三巨头”领先

在二手交易火热背后,光大证券研报显示,循环经济助力之下,2021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有望突破4000亿大关。而在2015年,这一市场的交易规模只有近46亿元。

资本也越发关注这个行业。除了万物新生在去年6月登陆纽交所,根据网经社大数据平台“电数宝”统计,去年二手电商行业,包括转转、爱回收、胖虎科技、采货侠等在内的9家平台共获得10起融资,总额约58.1亿元。作为对比,2020年这个行业的融资数字为7起,而融资总额则不到20亿元。

具体到二手电商头部企业,它们的业绩也增速迅猛。以万物新生为例,财报显示,去年第三季度,京东投资的万物新生,总收入同比增长近五成至19.6亿元;GMV同比增长近六成至83亿元。去年3月,腾讯和58投资的转转集团发布的《2020年度二手交易服务白皮书》也显示,2020年它的收入和全年验机订单量均同比增长超过两倍。此外,阿里的闲鱼也宣布,其2020年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增速超一倍。

不过,小体量的初创企业也在这片巨大规模的赛道中有一定成长空间。

光大证券在去年11月发布的上述研报中,对二手电商玩家进行了划分:已赴美上市的爱回收位于第一梯队,1月14日其市值达13.25亿美元。以闲鱼、转转为代表的综合类平台位居第二梯队,估值约为200亿元;回收宝、红布林等垂类平台位于第三梯队,估值约在10到15亿元之间;第四梯队估值在10亿元以下,以经营二手书籍、二手奢侈品等交易品类的平台为主,包括孔夫子旧书网、只二等。上述光大证券的研报还认为,当前二手电商行业“四大梯队”格局初成,二、三梯队断层严重,闲鱼、转转、万物新生独占鳌头。

张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二手电商平台各有特色,从用户使用和识别来看,用户并没有明显偏好或扎堆。“这个市场,各个平台在专业化、服务、人群偏好等方面都有所不同,除了头部这几个玩家,一些中小型平台可以挖掘出适合自身发展的巨大需求,这样它们仍有发展机会和成长空间。”

但他同时也认为,中小型玩家的发展以基础生存为主,“要先把生存的问题解决掉,再考虑扩张和发展的问题。因为目前大部分的平台,都要靠资本输血存活。企业可以做‘小而精’,获得盈利才是目前这个阶段比较重要的事情。”

行业痛点待解

虽然二手电商行业规模巨大、玩家众多,但盈利依然是它们面临的难解之题。一个例子是,去年第三季度,万物新生83亿元的GMV,同比增长56.6%,但依然没有盈利。

另外,据记者观察,目前二手电商用户主要集中在高线城市,下沉市场拓展程度有限。易观数据显示,闲鱼、转转两家平台在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均超过五成,而三四线城市用户占比则在三成左右。

易观流通行业高级分析师曾颖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二手商品的流通需要从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向三四五线城市迁移。她表示,“二手商品在下沉市场主要是流入,平台需要保证有更多能满足下沉市场用户需要的的二手商品供给,而这部分商品大多可以从一二线城市用户闲置品中流出。”

不过,二手电商更急需解决的是用户信任度的问题。这一问题对应的是商品质量难保证、退换货难、货不对板等行业乱象。

生活在天津的小阳虽然在闲鱼上有过7笔交易,但她并不是二手电商的忠实用户。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二手电商交易性价比高,但消费者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去辨别真伪。“购买时,我只会考虑个人卖家,再结合卖家主页上的交易记录、凭据、链接等判断,不过这样也不能完全避免商品质量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在网经社“电诉宝”投诉数据还看到,2021年,网络售假、商品质量、霸王条款、退款问题、网络欺诈、售后服务、货不对板等都是二手电商投诉的重点。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有近四成网民因假货太多不使用二手电商。

“由平台作为中间服务商衔接二手交易,根据自身技术与团队优势,提供检验鉴定、货源匹配、售后等服务,能够缓解环节交易过程中的信任度、货源匹配这类问题。”曾颖对《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表示。

而伴随着政策监管的持续深入,精细化、标准化、规范化运营,将成为二手交易平台未来发展的主旋律。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