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走近年轻的视障工程师:为视障者点亮智慧生活

雀雨真221

走近年轻的视障工程师——

点亮视障人士的智慧生活(体验、新时代、追梦人、“着急又着急解决这个问题”)

本报记者于思南

在深圳福田保税区的一栋大楼里,记者正在采访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以下简称“研究会”)视障工程师王孟奇。

突然下起了一场大雨,像豆子一样大的雨点噼啪作响地落在窗户上。“下雨了。你以后回家方便吗?”问问王孟奇。他是一名工程师,也是一名视障人士。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平时下班后,他会坐班车到两公里外的伊田地铁站,和女朋友见面,一起回家。但是在这个时候,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对视障人士来说有些不方便。

“没事,我打车去。”王琦听了记者的担心,温和地笑着安慰他。他拿起电话,走近耳朵,拇指在屏幕上滑动,看起来专注认真,听着一个语速很快的提示音,熟练地完成了打车操作。

在王孟奇的身后,在研究所的办公室里,仍有许多工程师在努力优化不同应用的代码,并进行无障碍测试.由于互联网,视障人士的生活丰富多彩。其中一些人,王力可蒙奇,试图让互联网照亮更多的人。

读屏软件搭起一座桥

据研究会专家介绍,视力障碍是指视觉功能的损害。除了盲人之外,视障人士还包括很多弱视人士,他们需要借助放大镜等辅助设备才能看清楚东西。中国盲人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有1700多万视力障碍者。

对于这个群体来说,互联网的使用相当于为他们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王琦主要靠听互联网。页面上有什么文本,哪个窗口正在打开,什么程序正在运行,等等。屏幕阅读软件会一个个读出来。习惯了听,他用手机,就像那些视力正常的人一样。

八年前,在河南按摩职业学院学习的最后一年,王孟奇去老家许昌一家按摩医院实习。离家只有500米,工作稳定,父母和家人都很满意。

没想到的是,研讨会的招聘启事改变了王孟奇的人生轨迹。“听说研究会正在招聘视障工程师,所以想试一试。年轻,对外面很好奇。”王孟奇说,当他背着家人递交简历、面试时,当他真的想去深圳工作时,他的母亲很焦虑:“一个人跑这么远,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呢?”王琦笑着解释道:“网上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购物、点外卖、认识新朋友。我相信什么都不会发生。”

这一呆就是八年。王琦已经很好地适应了工作和生活,也在素质拓展活动中认识了女友。去年我父母来深圳玩,都是靠王孟奇当导游。

研究所里有许多视力受损的工程师王力可蒙奇。略胖的刘彪,爱笑。他笑的时候露出两颗“松鼠牙”。有一次,刘彪怕去超市,什么都找不到,很容易就撞到货架上。“现在上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出行也比较方便。刘彪讲了一个朋友的故事,“我有一个朋友,他可以根据发动机声音的细微差别来判断来车是出租车还是私家车。但他不敢拦出租车,因为他不知道车里有没有人。”

“现在有了打车软件,人不找车,车来找我。我经常嘲笑他的‘特殊功能’没用。”刘彪眼睛眯成一条线,继续说道:“几年前,当我上车的时候,司机会很惊讶。这两年,他们没问我怎么叫车,一路跟我聊天。”

读屏软件就像是视障人士上网的“盲杖”,但对于一条好路、一条畅通的“盲网路”却至关重要。

调出手机的屏幕阅读模式,记者很快就能体验到“网络盲道”上的障碍。音频软件的“播放”键识别后只读为“按钮”;在某些页面上,意为“更多”的“”键会读出一堆随机代码;词

优化上网体验并不简单

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在过去,研讨会主要是教视障人士使用电脑。移动互联网兴起后,手机逐渐成为上网的主要工具。哪里有障碍,用户最清楚,为什么不请懂电脑的视障人士来优化?就这样,刘表、王孟奇等。加入研讨会,成为中国最早的视障工程师之一。

打开“互联网的盲道”,不仅仅是给出一些建议。起初,没有人知道朗读、互动和设计的障碍。视障工程师逐一研究,探索解决方案。

刘彪的主要工作是写代码。他不用打开电脑屏幕,戴着耳机,一边听一边写一行行代码。大多数时候,他半低着头,双手放在键盘上,敲击着字符。有时候遇到坎儿,他会摘下耳机,若有所思。

在大学里,刘彪学习针灸和按摩。“我是一名8岁的中医。”他露出两颗“松鼠牙”,回忆起自学编程的日子。

“小时候,我让姐姐按照课本一句一句地读我的编程知识。”姐姐又看了一遍,刘表录在磁带上。录完一段后,他背诵下一段。听了50天的第一本教材,我记了200多页盲文笔记。“刚开始就像听天书,后来慢慢发现了一些感觉。”刘彪说,现在想起那些代码,脑子里全是姐姐的读书声。

孟琪正在做无障碍检测。参加研讨会后,他总结了一套测试方法。在视力正常的同事帮助下,他还学会了用截图、批注等方式将发现的问题和提交的解决方案转化为视觉表达。

“这样做,技术含量其实挺高的。”孟琪自豪地说。有一次,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找到了一家研究所,希望它的一款产品能适合视障人士用键盘操作。王琦和他在研究会的同事写了厚厚的无障碍键盘互动手稿。对方极为惊讶:“没想到你这么专业。”

另一位视障工程师吴,又高又瘦,身体也好

上同样有股不服输的劲头。2015年,从浙江特殊教育职业学院毕业后,为了谋生,他做起了推拿工作。那段时间,白天上班,晚上自学编程。两年多后,他如愿加入研究会。2017年12月26日,他清楚地记得接到录用电话的日子,当晚兴奋得没睡着。

  研究会的视障工程师团队合作越来越默契,大家密切合作,有的做无障碍测试,有的做用户渠道运维,有的写优化代码。每天上午10点直到深夜,在研究会20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敲键盘声、电话声此起彼伏,忙起来的时候,你一言我一语,像热闹的集市。

  期盼汇聚更多力量

  研究会里,还有一位25岁的视障工程师周富贵。他曾开发了一款名为“掌中世界”的应用,这是由视障者开发的首个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架的产品。去年3月他加入研究会,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帮到更多的人。

  “感谢你们,让各种软件用起来没障碍,帮助我能一路读到博士。”这是一位香港中文大学视障者用户的反馈。尽管工作辛苦繁忙,但这样的回馈多了,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更加体会到做这件事情的意义。

  让他们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个人,自觉参与到“网络盲道”的建设中来。针对产品的优化,视障工程师给出建议和方案,而要让“网络盲道”更畅通,还需软硬件企业适配调整。

  刘彪举例说,在软件层面,一些常用的社交软件、购物软件、网银软件等,纷纷与研究会合作,根据视障人群的需求,对产品做了精细化的适配。硬件层面,华为等手机厂商则根据视障工程师的建议,对手机系统做了无障碍深度优化,制定了无障碍设计规范。

  如今,刘彪的生活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同事们一起合作的氛围,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也不认为自己需要刻意帮助。每隔一段时间,他还会琢磨一些新东西。他痴迷收集各种声音,风声、雨声、半夜的车流声。下雨时,到大街上收集雨声,半夜一两点录下马路上的车流声,再把这些声音重新编排,和朋友一起做成曲子。

  这场雨一直下到晚上。在益田地铁站附近商场的一家餐厅,记者和王孟琦、吴益明、周富贵一起点了简餐。周富贵当天刚从合肥回到深圳,一家关注信息无障碍的企业请他去录制公益宣传片。

  近两年来,他们时常被邀请出席一些活动,分享做视障工程师的故事。吴益明坦言,有时候感到有点疲惫,可想到能让人们了解“网络盲道”,又打起精神。

  王孟琦也是公益分享的常客。“媒体来采访我,起初觉得挺拉风的,可时间久了,感受更多的是责任。”他对记者说,希望更多人了解视障者对上网的需求,他们盼着能汇聚起更多力量,一起推动这件有意义的工作。

  让互联网惠及更多的人(记者手记)

  在没有接触视障者这一群体前,记者并没有意识到互联网对他们有多重要。同样,互联网应用给视障者造成的障碍,大多数是无心之“过”。因为许多开发者并没意识到,视障者还会用手机。其实,视障者的上网愿望可能比视力正常的人更加迫切,这是他们认识外界的窗口,更是他们融入社会的重要桥梁。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让一个人掉队。眼下,互联网正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让互联网惠及更多人,既能提升人们获得感、幸福感,也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志。统计数据显示,包括全盲及弱视人群在内,我国有1700多万视障者。更何况,每个人都可能因为衰老、眼疾等原因,需要借助听觉获取信息。在设计、开发网络产品时,要时刻惦记这么一个群体。

  记者采访时深切体会到,视障者的精神世界同样丰富。他们渴求与所有人一样,自信自强,自理自立,用辛勤付出赢得尊重。他们用努力打破固有成见——视障者除了成为盲人按摩师,还可以成为IT工程师、音乐人,展现多彩的奋斗人生。

  版式设计:蔡华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