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数据确权难,数据交易所如何当好“中介”?

召乐天272

作者/刘晓洁

11月25日晚,商务会议结束后,商务夜话在黄浦江上的一艘游轮上举行。在这样一个充满想象力的空间里,来自上海、深圳、山东、贵州、江西等省市数据交易平台的领导,以及学者、企业家,围绕全球数字商业生态,探讨如何促进数据流通和交易。

同日,上海数据交易所揭牌成立。夜话中,上海数据交易所副总经理王晶讨论了数据交易所的定位。上海数据交易所是由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和上海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服务平台,旨在提供数据交易、流通、交付过程中的功能服务平台。

目前,数据流通交易存在确权难、定价难、监管难、保护难等问题。上海数据交易所的成立,就是为了构建完善的数字交易体系,解决数据交易过程中的这些问题。然而,如何实践还有待探索。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管理合伙人张立军认为,数据作为交易要素,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通过资本化的方式,经历市场化、商业化的过程,才能更好地流通。“否则,它纯粹是一种资源。”王晶提到,可以通过数据产品规范提供基础信息和使用条件,让数据这样的资源变成有规范的产品。

确认数据的权利很难,但通过经过处理和应用的数据产品来确认数据的权利会相对容易。

目前国内还没有明确的权威。山东数据贸易公司总经理刘心田提到,可以借鉴的一种模式是通过数据注册系统流通数据产品。通过注册,可以知道数据产品的画像,包括来源、用途、场景、目的地等,做到来源可控,目的地可查。此外,通过第三方平台的注册,可以解决和消除对数据产品是否可控和安全的疑虑。

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研究院副院长杜子然就数据定价问题进行了探讨。他认为,数据交换的职责不是定价,而是应该有一个机制,让双方的价格以最终的交易形式体现出来。深圳数据交易所将设定三个价格:初始价格、建议价格和交易价格。“我们不想给出明确的价格,我们实际上想控制一个区间。”深圳市数据贸易有限公司筹备组成员王腾说。

此外,王腾提到,数据交换的一个重要作用是促进数据资产化,将其作为可信的数据资产化中介平台,实现数据价值的证券化和资产化,从而实现融资、转让和质押。“评估定价不是为了影响和引导市场价格,而是为下一步资本化做铺垫。”

贵州尚云数据贸易公司总经理叶玉婷也提到了数据交换的“中介”作用。她认为数据交易公司有点类似于房产中介的运营商,充当数据匹配者来匹配服务平台。

作为数据提供者,贵州目前有600多个数据相关生态系统,包括自营的政府公共数据,以及依托各种生态系统的其他业务,包括标准数据产品和非标准数据产品。产品的定价方式可能不同,所以当交易双方无法匹配时,交易所作为第三方媒人的价值就会体现出来。

数据交换的建立,是从菜市场到最终超市同样的质变。张立军认为,与传统交易所一样,数据交易所可以实现产品合规、标准化三大功能,保证质量和价格透明,在整个生态链中提供包括注册、结算、清算在内的各种服务。对于以物易物的数据时代,交换是一个新的起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