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资本市场为何不爱雷军、李彦宏?

督成济332

欢迎使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50岁以后,我依然仰望星空,我勤勤恳恳,没有退休的打算,依然可以在公共场合听到他们的演讲。像雷军、李彦宏这样的企业家,现在在国内互联网行业已经很少见了。但是为什么资本市场不总是买他们的账呢?

文字/董晓华编辑/安欣

来源/好生意(ID:IGreatBI)

市场再一次不买小米的账。

Q3财报发布后,11月24日小米股价跌幅超过7%,收盘时下跌6.96%。

今年第三季度,小米营收为780.6亿元,同比增长8.2%,略低于市场预期的796.14亿元;调整后净利润51.76亿元,同比增长25.4%。

小米的基础平台——智能手机业务Q3营收为478亿元,毛利率为12.8%,同比增长4.4个百分点。

在手机业务的带动下,小米Q3毛利率升至18.3%,超出市场预期。

此外,小米Q3财报还有其他亮点。其中:海外市场收入409亿元,占总收入的52.4%;截至2021年11月22日,MIUI全球月活跃用户首次突破5亿;互联网服务收入73亿元,创单季度历史新高,毛利率73.6%,同比增长13.1个百分点。

然而资本市场并没有买账,小米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就变绿了。11月25日,小米股价盘中继续下跌,但最终收盘微涨1.66%。

小米的股价在今年1月1日达到了35.9港元的历史新高,然后几乎一路下跌。截至11月25日收盘,小米盘中低点跌至19.02港元,年内最大跌幅超过47%。

劳模雷军辛辛苦苦干了整整一年,小米的股票市值缩水了近一半。在这一点上,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被视为雷军

今年2月1日,百度股价创下近年新高354.8美元,市值再次突破千亿美元。但随后很快进入下跌通道。

截至11月24日美股收盘,百度股价为151.39美元,总市值535.32亿美元,实际缩水了一半。百度在港股的表现与美股基本一致。

50岁以后,我依然仰望星空,我勤勤恳恳,没有退休的打算,依然可以在公共场合听到他们的演讲。像雷军、李彦宏这样的企业家,现在在国内互联网圈已经不多见了。

但是资本市场总是不买他们的账。究竟为什么?

股价意难平

业绩不错,但资本市场不买账。小米对这种情况太熟悉了。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难分伯仲了。

今年上半年,小米几乎迎来了历史最好的时光:第二季度营收877.9亿元,同比增长64%,调整后净利润63亿元,同比增长87.4%。当小米在第二季度报告中评估其业绩时,他连续7次用它“创下历史新高”。

然而,面对小米如此光明的时刻,资本市场就是不买账。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股价在开盘半小时内由红转绿,最终以3.55%的跌幅收盘。

今年3月11日,小米正式决定行使股份回购授权,不定期在公开市场回购股份,最高总金额100亿港元。

到目前为止,小米已经多次回购股票,但仍无法改变股价走势。

有投资者在股民群里直言:真是地狱模式。上半年投资了12万,不小心跌了三成多。为什么呢?

连雷军自己都想不出来。在小米成立11周年的演讲中,他曾问:“我们这么努力,小米的收入和市场份额都在增长。资本市场为什么不认可小米?”

雷军承认股价破跌不休,给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2018年,小米发起IPO,举世瞩目。这是香港第一家以不同权利上市的公司

即便如此,2018年7月9日,小米上市当天就破产了,所有IPO投资人都亏损了,包括小米IPO平台的基石投资人李嘉诚、马云、马花藤等名人。这让雷军和小米的管理层感到尴尬。

雷军在IPO晚宴上发表演讲时,忍不住做了一个保证:今天我破产了,对不起大家。我们会努力的。

工作,一定要让IPO投资者至少赚一倍!

  雷军那天晚上喝了很多酒,他跟同事反复说,一定要努力工作,不能亏别人的钱。

  结果,小米股价在两年后才让IPO投资者回本。雷军给自己挖的坑,花了2年半时间才填上。

  今年1月4日,小米股价达到34港元高位,较IPO发行价翻了一倍。雷军在8月份的年度演讲中提到,当年**的牛(让IPO投资者赚一倍)终于兑现了,他可以卸载所有股票软件,再也不关心股价了。

  所以,目前有亏钱的股民呼吁雷军赶快把炒股软件再装回来。对此,不知道雷军怎么看?

  相比之下,李彦宏对股价似乎早已变得佛系了。

  今年初,百度市值重回千亿美金,外界纷纷认为“能打的百度回来了”。李彦宏却在内部分享了一封投资者的来信,用意大概就是让大家忘记股价。

  那位投资者在信中说,“股价不是衡量百度存在价值的尺子,对于百度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否推动人类的进步和发展”。所以,他认为,百度应该忽略资本市场的一些声音,更不要去刻意迎合资本市场。

  2005年百度上市时,李彦宏也曾对发行价“斤斤计较”,一再上调。

  当年百度开始内部定价时,投行推荐定在17~19美元区间,在百度要求下,调高到要18~20美元,但百度还是觉得这个定价低了,经过一番讨论后他们又把发行价定在19~21美元区间。

  最后到最后,百度再次提高发行价,满意地定在了27美元。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2005年8月5日晚,百度在美股挂牌后开盘暴涨至66美元,盘中攀高至150美元,最终以122.54美元收盘。

2005年8月5日,百度登陆纳斯达克 2005年8月5日,百度登陆纳斯达克

  2011年3月,百度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李彦宏也一举登上“中国首富宝座”。

  但那几乎也是百度的巅峰时刻。之后,百度市值逐渐被阿里、腾讯远远甩在身后;最近几年,甚至被后起之秀京东、美团、拼多多和字节纷纷赶超。

  到2015年3月,百度市值已经不及腾讯的1/2,只有阿里的1/3。但就他们在2014年的营收和净利润来看,百度与腾讯、阿里的差距并没有市值差距那么大。

  面对百度市值被赶超,以及首富位置易主,李彦宏曾在2015年做客央视节目时表示,(股价)慢慢会反应百度的真实价值,他的性格就是认准了就去做,不跟风不动摇,别人怎么想无所谓。

  现实很难,梦想很贵又很远

  小米和百度,目前呈现给资本市场的共同点是:老业务有挑战,不进则退;新业务需要持续烧钱,且短期内看不到大规模的商业变现。

  小米独创了铁人三项的商业模式,核心就是向用户提供极致性价比的硬件,在此基础上,靠互联网业务赚钱。

  在IPO前,雷军甚至公开承诺小米的硬件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超过5%,如果有超出部分,将全部返还给用户。

  但截至目前,小米的营收和利润依然主要来自硬件。

  2020年,小米实现营收2459亿元,其中,1522亿元来自智能手机,674亿元来自IOT与生活消费品,这意味着,硬件营收占比约90%;来自互联网服务的营收为238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9.6%。

  今年Q3,小米总收入781亿元,虽然互联网服务收入增速最快,毛利率最高,达到73.6%,但它也只贡献了9.4%的营收,比例较去年底还下降了。

  所以,目前资本市场依然把小米当成硬件公司,给出的市盈率约为16。苹果的市盈率远好于小米,目前接近29。

  从收入结构看,最新财报显示,硬件收入在苹果总营收中占比超78%,软件服务占比接近22%。而苹果的毛利水平也好于小米,2021财年Q4毛利率达到42.2%;小米Q3的毛利率为18.3%。

  随着华为手机让出市场蛋糕,今年2季度,小米手机站上全球第二,仅次于三星,领先于苹果。

  但到了Q3,Canalys报告显示,小米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约6%,市占率14%,排名降至第三;苹果出货量同比增长14%,市占率达到15%,抢回市占率第二的位置。

2021Q3,全球手机市场份额数据,图片来源:Canalys 2021Q3,全球手机市场份额数据,图片来源:Canalys

  小米现在面对的挑战,外有苹果,内有荣耀。

  今年Q3,小米在国内市场被荣耀赶超,丢掉市占率第三的位置,降至第四。

2021Q3,中国手机市场份额数据,图片来源:Canalys 2021Q3,中国手机市场份额数据,图片来源:Canalys

  对于影响小米出货量的核心零部件短缺问题,小米管理层给出的判断不乐观。他们认为,到2022年上半年仍存在结构性的挑战。

  智能手机是小米的基本盘。手机出货增长不乐观,小米的研发和管理费用却在快速增长。

  第三季度,小米的管理费用增长50%;研发费用增加40%,而营收增速只有8.2%。

  这背后,一个很重要的持续花钱项就是造车。小米今年3月底正式官宣造车,目前团队规模超500人,但预计到2024年上半年才能正式量产。而小米在造车上的重投入才刚开始。

  现实很难,梦想很贵又很远,小米如此,百度同样受困于此。

  最近几年,百度的基本盘-在线广告业务持续受到字节系和阿里、腾讯的分食,这是大背景。

  加上疫情等因素导致的经济下行,也增加了百度广告的变现难度。

  今年Q3,百度核心(含传统广告业务+创新业务)营收247亿元,同比增长15%。其中,广告收入195亿元,同比增长6%。今年前三季度,百度广告增速都呈显著下滑态势。

  百度的创新业务,包括智能云、Apollo自动驾驶与智能音箱等增长迅速。第三季度,创新业务营收增长76%,但这块业务营收规模很小,只有约52亿元。

  同样的,百度造车、无人驾驶等在内的创新业务也都是需要持续大投入的项目。

  Q3,百度核心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46%,销售和行政费用同比飙升82%;而同期营收增速只有15%。

  百度的集度汽车预计2022年量产;而Apollo自动驾驶相关业务短期内很难大规模商业化。

  高投入、慢增长将成常态?

  随着消费互联网红利见顶,多种迹象表明,国内互联网行业正在告别高增长。

  今年Q3,阿里营收同比增长29%,明显低于市场预期;不仅如此,阿里还破天荒地调低了全年营收增长指引,从30%下调到20%-23%。

  腾讯增速也在放缓。今年Q3,其营收同比增长13%;而去年同期的营收增速是29%。

  就连此前一直增长生猛的字节跳动也曝出增速放缓的消息。

  据证券时报报道,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近期在全员大会上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过去半年增长停止,这在字节跳动2013年商业化以来的几年里尚属首次。

  从阿里、腾讯、美团、字节等巨头的动作看,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和硬科技转型,是必然选择和不得不为。

  硬科技、产业互联网的特点就是前期投入大,见效慢。国内AI四小龙的成长轨迹已经佐证了这一点。

  小米、百度押注的智能汽车、人工智能都被视为未来十年超大规模的阳光型赛道,但同时也是前期投入大、见效慢的方向。但就像雷军所说,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

  只是,无论是互联网从业者还是资本市场,都需要适应慢下来的节奏,这需要时间,但又不得不面对和接受。

  相比较而言,在向硬科技、产业互联网转型的路上,小米、百度开始的都不算晚,甚至是走在了前列。

  不仅如此,他们底气也算足,除了人才和技术积淀,手上还有很多钱。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小米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26.49亿元,而其现金资源总额为981亿元。

  同期,排除爱奇艺,百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总值为1836亿元(约合284.9亿美元)。

  所以,一直以来,市场上都有声音认为,小米和百度被低估了。但让人费解的是,既然被低估,股价为何又跌跌不休?

  面对这样的资本市场,对于雷军和李彦宏而言,除了暂时忘掉股价,专心赶路,可能也别无他途。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TAG: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