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南财快评:谈联想的问题要客观,看联想的未来要深远

南痴灵75

文/钟

长期不被关注的联想,因为创新能力、公司治理等问题,再次回归媒体视野。舆论对联想的讨论一直很多。不管是合理还是不合理,不管联想之前做过多少澄清和官方结论,还是引来不少讨论甚至讽刺。在追求共同富裕、坚定不移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今天,联想作为中国科技企业的先行者、公司治理的开拓者,必然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主角,并将反复研究探讨。继续研究一些舆论长期以来为联想提出的问题,不仅有助于我们看清联想的问题,也有助于树立企业家的信心,从而坚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路线,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

总的来说,从上世纪90年代末联想股权分置改革开始,直到今天,学术界对联想一直存在几个焦点问题:1)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2)高管薪酬过高;3)区别对待国内外消费者;4)聘请过多外籍高管;5)一些关键决策存在战略失误,比如5G标准投票问题。这些问题,有些已经有了定论,有些误导了读者,需要单独讨论。

在这些问题中,最值得讨论,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当年联想的混改。有没有国家资本流失的嫌疑?我们必须回到历史。首先要认清联想的先锋性和开拓性。就目前所有的商业案例而言,联想集团的重组是中国最早的混合改革模式。中国科学院在联想发展中的关键决策也成为政府决策的范例。在1994年联想爆发的刘与倪之争(所谓贸易、工业与技术或技术、工业与贸易的路线之争,后来发展为权力之争)中, 中科院调查组的官方结论是“公司如何进行研发,如何设立研发项目,不是由科技人员说了算,而是企业总经理要根据市场和公司情况来做决定,柳传志要有更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当时中国科学院的领导说:“中国的科学家数量远远超过与柳传志同级别的企业家,企业家在中国是稀缺资源。我们必须选择一个,所以只能选择像柳传志这样有前进潜力的企业家。”

这清楚地表明,当时的中科院领导非常清楚,当时最稀缺的是企业家,而不是技术专家。因此,决策权必须从技术专家转移到企业家身上,才能真正放大企业。中科院领导的战略决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如今,联想不仅是全球PC的领头羊,中科院依然是联想集团的最大股东(根据官网信息,截至2021年3月31日,中科院最大股东联想控股持有联想集团37%的股份)。

当然,如果要把联想的混改看成是国家资本的流失,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它看成是零和游戏。诚然,在混改过程中,国有股的比例下降了。但别忘了,通过给企业家提供激励,企业的蛋糕变大了。中央多次强调,要坚定不移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即要从发展的角度正确看待问题,充分认识企业家的重要性,通过完善激励和人才机制,更好地发展国有企业。如果企业做得不好,企业的资产不断缩水,那么国有资产的流失就会更加严重,其带来的损失就是全民的损失。

企业和人一样,都是一个历史存在的过程,所以在讨论企业的时候,我们不能忽视

联想是中国企业改革的先锋,包括前面的薪酬改革,联想高管的薪酬校准一直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尤其是这个薪级是固定工资,而不是与业绩挂钩的股权激励。从过去几年的业绩和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高管团队的表现并不出色。但是,我们还是要客观看待市场竞争。联想的主要业务之一智能设备业务集团位于PC市场,该市场由wintel Alliance主导,主要利润被英特尔和微软拿走。在此背景下,联想集团基于“以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赋能客户”的战略仍有其可取之处。在今年11月4日发布的财务报告中,联想集团取得了相当不错的增长业绩。

一个比我们对联想高管薪酬标准的担忧更重要、更常被忽视的事实是,联想集团是一家真正的跨国公司,海外业务占比非常高,由于收购了国外品牌,公司管理层中有相当比例的外国人。为了吸引外国人,我们必须提供同样有竞争力的工资。这也是管理层整体薪酬高的原因之一。

从公司治理来看,联想管理层薪酬的核心是公司治理和激励机制。根据全球趋势,管理层应该少拿固定工资,大幅提高基于企业业绩的股权激励比例。适当调整薪酬和激励机制,不仅更符合全体股东的利益,也能更恰当地回应社会关切,成为共同富裕的标杆。

舆论经常批评联想的定价差异、国内外消费者的差别待遇、企业决策过程中的失误。然而,定价从来不是企业自己简单地根据自己的生产成本来决定的。产品定价包括税收制度、物流仓储、渠道建设,当然还必须包括企业差异化定价策略的考虑。企业的定价决策是一个涉及多种因素的复杂问题,尤其是涉及到不同市场的定价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企业战略。事实上,不仅在PC市场,在汽车等很多其他产品中,都有中国市场价格高于海外的例子。因此,这个问题可能需要

更全面的分析,这里更重要的是营商环境如何优化,如何解决企业定价过程中交易成本消纳等问题。

  总之,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中国的企业需要新一代的领导者,我们需要更懂技术、更擅长在不确定性增加背景下能够快速适应动态竞争的新一代管理者。联想的问题,不在于其历史和过往,而在于其未来和战略,以及影响未来走向的公司治理机制。

  (作者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战略与经济学教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