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重!淘宝天猫“大合并”

小可330
文章来自谭小寒的字母表。

很少有人能想到,戴珊就任阿里巴巴集团中国数字商业板块总裁后,第一把火会如此猛烈和精准。昨日,岱山发布内部信,宣布对阿里中国数字业务板块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重点是淘宝和天猫的整合。“全面聚焦用户体验和客户价值,消除惯性思维,鼓励机制创新。”岱山在内部信中指出。这次合并堪称淘系发展历史上淘宝被一分为三后最大的组织重组。没有人知道《三国演义》中的那句名言:天下大势,日久生情,日久生情。淘宝和天猫逃不过“世界大势”:分离10年,终于再次合二为一。2011年,Taobao.com、淘宝商城(后改名天猫)和Yitao.com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公司,在当时的差异化运营中起到了作用,天猫得以顺利发展品牌业务。但是,在淘宝和天猫融合的时候,如果淘宝和天猫仍然独立运营,无疑会让机构冗杂。这两个部门之间的结,一直是阿里公开且众所周知的秘密。两个业务之间总有一道部门墙需要合作。长期以来,这已经成为拖累淘系组织效率的大问题,但却无人可为。阿里不是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有大象,但也试图解决它。2019年初,时任淘宝总裁的范姜也执掌天猫。那年年底,他的权力进一步扩大,负责阿里的母亲。这两项任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部门墙,但阿里只解决了推进淘系整合的第一步——总裁的两个部门可以消除跨部门资源调动的阻力。但淘宝和天猫作为两个独立的业务单元,利益不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立,远未融合。对于这个问题,岱山在引领中国数字商业领域之后,必须也只能直接面对。近年来,她一直负责阿里电商的B系列业务。在此之前,外界对她不是产品、从未管理过淘大电商的事实有所怀疑。

令人惊讶的是,岱山的解决方案干脆直接。她没有在这个房间里骑在大象的背上,而是试着骑它,测试她的骑行技巧。相反,她把大象扔出了房间。这无疑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当然也需要举重若轻的技巧。如果像扔小石头一样容易,大象就不会盘踞在房间里。但是,对于戴珊和阿里来说,现在解决“大象”,推动淘宝和天猫的融合,风险可能不是不可承受的,但收益却远不止于此。这个时候,推动淘宝和天猫的融合,对于阿里来说可以说是一举多得。首先是解决阿里的慢性病。由于历史定位的差异,淘宝和天猫的结缘不可避免。从淘宝的角度来看,淘宝是天猫的流量来源。从天猫的角度来看,天猫贡献的GMV已经超过了淘宝。打破淘宝和天猫之间需要深度协作的部门墙,将两者合二为一,不仅能提高组织效率,还能进一步解放淘系的生产力。阿里的业务调整一直都是从组织架构变化和人员变动开始的,这次调整也不例外。淘宝和天猫的整合也意味着淘宝的机构精简,淘宝体量巨大,人多。淘宝和天猫这几年一直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两个平台所面临的业务和用户群体的重叠也在不断增加。在内部,两个团队的并行运作会造成组织冗余,这也将增加需要多条通信线路的企业的负担。随着互联网人口增长的高峰期,国内零售市场增速放缓,增长空间不大。阿里电商“进攻”的任务,很大程度上是由淘来完成的,大淘宝的关键是“守”,守商家和用户的忠诚度。淘宝和天猫用一个团队和一套规则连接商家和用户。这也是阿里近期多次强调用户体验的延续。在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大背景下,精简成熟业务也体现了时代的潮流。去年11月,字节跳动新任CEO梁如波宣布组织架构调整。调整的关键是今天的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和国内垂直服务业务被合并到Tik Tok。当前,当互联网进入慢增长车道时,“关”“关”正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主旋律。

首先,我。

2011年6月起,淘宝三分之后,淘宝电商主线被拆分;当年年底,巨化脱离淘宝,独立运营。然而,五年后,巨化重新融入天猫。当时一位服装品类商家在接受《今日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整合之前,品牌要先联系巨化了解活动日程,再协调天猫平台的活动安排。如果两个平台安排的推广时间不同,营销活动可能要延期;性价比融入天猫后,如果品牌再组织一次大的推广活动,需要和天猫平台协商后才能敲定。目前,淘宝和天猫也面临着和天猫、保利一样的性价比问题。2011年淘宝分拆是为了差异化运营。淘宝走中小商家路线,天猫走品牌商家路线。然而10年过去了,淘宝和天猫的差异已经被大大消除了。在流量方面,天猫缺乏独立性,更像是淘宝的子集。天猫和淘宝团队并行运营带来的组织冗余的弊端已经越来越明显。从商家的角度来看,很多商家同时经营淘宝店和天猫店。他们需要每天与两班倒联系。在平台推广期间,他们还得应对两种推广策略。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类似的麻烦不仅存在于业务端,也存在于用户端。以前淘宝和商家的推广节奏和用户活动是不一样的。比如双11期间,免税活动分为天猫旗舰店和淘宝C店两个系统,要求用户单独收款。2018年底,天猫还进行了一轮“一猫变三猫”的组织架构调整。原天猫业务组额外去掉了两个独立的天猫超市业务组和天猫进出口事业部。调整后,天猫业务集团剩余业务与淘宝业务的重合度自然更高,天猫与淘宝的融合成为必然趋势。

第二,

本轮组织架构调整的重要方向是打破淘宝和天猫的界限。在用户方面,阿里新成立了用户运营开发中心,主要负责用户产品和会员产品的开发和运营。中心主要是优化消费者体验环节,让用户在淘宝的体验更流畅、更简单。此外,该中心还将为企业开发用户增长产品。更大的调整发生在商家端。新成立的产业运营发展中心整合了淘宝、天猫的十几大产业、版图、产业带,以及性价比、百亿补贴、日销等业务。阿里的电商业务也成立了新的平台战略中心。阿里向该中心解释,该中心负责开发和运营业务运营工具、营销工具、搜索产品等。并成立了一个致力于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团队。淘宝的直播和内容购物原本放在平台业务框架下,但经过这一轮调整后,淘宝直播的人道直播和购物负责人钱成直接向岱山汇报,这说明淘宝直播和购物在淘宝的地位正在提升。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本轮调整的重点在于淘宝和天猫的整合。阿里妈妈仍然在三个中央系统之外,罗嘉继续负责直接向岱山汇报。从这一轮调整可以看出,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经营思路正在发生变化。除了平台战略与运营中心成立负责中小企业成长的新团队外,产业运营发展中心也将更加关注中小企业。在国内零售市场全行业增速明显放缓后,用户增长不再是阿里目前最紧迫的任务。保持现有的业务和用户,保持他们的忠诚度是阿里的目标。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告诉字母表,产业运营发展中心中心团队成员来自淘宝和天猫各自的行业运营。除了组织架构的变化,调整后的重要变化是运营重心从行业运营转移到行业运营,要求团队更深层次地为商户服务。此外,在每个垂直行业,都会建立客户体验评估团队,客户满意度将成为衡量团队绩效的重要维度。今年7月,张勇表示,阿里未来非常重要的定位和方向是成为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双轮驱动公司。阿里的意图很明显——当国内电商市场整体进入增速放缓的时代,通过向行业靠拢,有可能挖掘更多空间。阿里正试图通过增加行业深度来拓展国内电商市场业务。从这个角度来看,更贴近行业是一直负责B2B业务群的岱山的优势,也是负责阿里中国数字业务板块的岱山调整业务的首要方向。岱山的另一个标签是客户体验。2014年5月,戴珊出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客户服务官(CCO),并成立阿里客户服务部。在担任CCO期间,岱山推出了一款名为“九点电台”的内部产品,里面包含了各种产品阿里客户的原创声音。阿里的每一位新员工,在培训过程中都需要倾听客户的几个原始声音。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告诉《字母表》,岱山的一位下属感谢了十多位同事在工作报告中的协助,并发了一封群发邮件。看完邮件,岱山直接回复:“请留下时间向客户表示感谢。说实话,发这样的战报需要@很多人,不能错过也不能错。最好把这段时间留给自己和客户。”

第三,

除了在业务端向行业靠拢、向客户靠拢之外,对于阿里来说,这一轮调整更大的意义在于淘宝的整合,将同类商品进行合并。去年11月底,LatePost报道称,张勇曾在内网发布文章称,有必要让中间平台更薄、更敏捷、更快速。今年7月,当张勇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时,写给阿里人的信的标题是“让组织更敏捷,让我们行动起来!”这几年阿里要面对的问题是阿里的体型越来越大,敏捷度自然有限。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自然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随着淘宝的全面整合,同质化的业务和团队将会合并,组织必然精简,团队活力将会释放。精简成熟业务不仅是阿里家族的行动,也是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集体行动。去年11月,字节跳动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和国内垂直服务合并到成熟的Tik Tok。不同于阿里和字节的腾讯,也走上了另一条精简之路。阿里通过收购和自建业务形成集团,腾讯通过投资形成联盟。说到精简机构,腾讯的动作是减持被投资公司的股份。上个月,腾讯宣布在JD.COM削减股息。两天前,腾讯减持新加坡互联网公司Sea 2.6%的股份至18.7%。除了精简机构,淘宝和天猫的整合打破了淘宝和天猫之间长期存在的隔阂。大公司之间的部门墙和两家公司的公司墙没有什么不同。淘宝和天猫整合后,大淘宝将形成统一的平台机制。

阿里还指出,虽然淘宝和天猫曾经将淘宝作为APP共享,但有两种不同的平台机制。淘宝专注于中小商家和多元化长尾供给,天猫专注于服务品牌商家。淘宝和天猫的全面融合,会让用户在消费端的购物体验更加流畅;业务方面,无论是品牌还是中小商家,都将在新的统一平台机制下运营,商家面临的平台规则也将保持一致。经过10年的分离,淘宝和天猫再次走上了融合之路。可以预料,这条路不会一路平坦。岱山把大象扔出了阿里,但这只是她面对挑战的开始。

岱山内信

第四,网友评论

TAG: 淘宝 天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