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版号未发已逾5个月,游戏行业的“诺亚方舟”将驶向何方?

用立诚33

作者:蔡,实习生朱冬秀编辑:吴丽阳

回顾刚刚结束的2021年,游戏行业经历了“风雨交加”的一年。自8月30日新的网络游戏防沉迷条例出台以来,游戏行业在下半年一直面临强监管。同时,国内网游版号已经5个多月没有发布了。

新年钟声敲响之际,一份记录各大游戏公司年度获奖名单的共享文档正在网上悄然传播。与游戏行业整体惨淡的心情不同,一些游戏公司的年会礼物特别豪华。如果你有幸获得一等奖,你甚至可以拥有一辆特斯拉Model 3。但是这种快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分享的。游戏公司的一些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的公司正面临大范围的裁员。

在观察了这些豪华游戏公司的产品构成后,记者发现,这些公司的游戏业务主要分布在海外市场,也就是出海的主业。然而,在版本号被叫停的现状下,他们却逆势实现了业绩的增长。

版本号的恢复时间未知。游戏公司能否以海为应对,迎来光明的未来?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2022年,游戏行业的诺亚方舟将何去何从?

“一体两面”

(图说:陈列着各家游戏公司年终礼品的一份共享文档) (标题:展示各游戏公司年终礼物的共享文档) 随着年关的临近,各游戏公司的年终礼物清单也是源源不断的流出。虽然年会礼品池的丰富性和豪华程度不一定与公司今年的业绩直接相关,但也能间接反映游戏公司的运营状况。21日记者观察了各游戏公司的年会礼物清单,发现从公布的奖品清单来看,满超、慕童、三宝、栈纸、优兴等公司的奖品。都很“重”。

比如慕童科技没有细分奖项级别,而是打出了“选送”的口号,直接提供了10种奖品供员工选择其中一种,包括iPhone 13、PS5、旅游基金等。曼吉网络更是不凡。除了将投影仪、无人机、VR设备等作为员工的“阳光大奖”,特斯拉Model 3也被定为年会的最终奖项。叠纸设置的年会特别奖是一个CHANEL 19手袋,一位内部员工告诉21台记者,他们非常想获奖。“这个包越背越值钱。”

然而,伴随着新年的欢腾,真正不容忽视的问题依然摆在游戏行业面前——从2021年8月到2022年1月,国内网游版号已经超过5月份没有发行。

一些游戏公司年底的兴奋和尚未发行的惨淡版号,构成了游戏行业的“一体两面”。“年会上福利好的公司还是少数,我们部门今年年会的人均预算只有200。”某头部游戏厂商的一名员工告诉21记者,由于版本号延迟,公司日子不好过,很多项目无法正式投入运营,公司不得不解散很多项目团队。“我们不能一直白养它们。”

去年11月,曾有传言称网游版号即将在同一个月发布,但这美好的愿景还是随着12月的到来落空了。游戏行业也对2021年游戏行业年会寄予厚望。毕竟在这次会议上,2018年的“版号冬天”正式公布了。然而,冰冷沉重的现实再次打在游戏行业的脸上:今年的发布会没有提到版本号什么时候会再次发布。

行业面临着严峻的形势,这些员工也担心自己在新的一年里会成为“卖火柴的小女孩”,失去工作。他告诉记者,很多游戏公司都在大规模裁员,不想在这轮‘优化’中被淘汰。

事实上,除了游戏公司之外,近期一些主要互联网公司游戏部门的就业名额也面临大规模缩减。例如,字节跳动的休闲游戏发行和自研平台Ohayoo在去年11月被曝出组织重组。Ohayoo正式确认后,因业务变动调整了部分岗位和人员,涉及员工79人,其中学校招生30人;12月底,百度移动生态业务集团(MEG)被曝裁员。一位前MEG员工向21记者透露,大部分游戏部门都被裁掉了,包括很多应届毕业生。被裁员的原因多为“未完成试用期目标”或“业务收入不达标”。

此外,8月30日出台的网络游戏防沉迷新规,也给员工所在公司部分已经上线且运行稳定的游戏项目造成了重大损失。“某款游戏的目标受众是青少年。上线后依然被视为明星产品。现在,项目组基本上没了。”他说。

出海的缩影

在游戏行业整体处于动荡的状态下,曼查、慕童、优兴等公司的年会礼物依然如此奢华,成为他们2021年逆势成长的缩影。

2021年,监管收紧,行业动荡,这些公司的收入从何而来?当记者研究上述公司的游戏产品结构时,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都指向出海。

以慕童的《无尽的对抗》系列为例。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21年11月,慕童这款游戏的营收环比增长21.6%,在12月中国移动游戏营收榜单中排名第13位。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已被字节跳动收购,正在独立运营。由万寿之露开发的战舰拟人化实时海军手机游戏《蓝线》于2017年5月在国内上线,日本服务器4月才启动,同年12月日本用户数突破400万。另一方面,《蓝线》在日本的代理商优兴在2021年12月24日至12月30日的日本App Store畅销榜中,前30名中分别有4款出海游戏,分别是《蓝线》《蓝文件》《明日方舟》《鸟魂》,排名最高的分别是11、17、28、14。

国产游戏投放海外门店,开拓海外市场,获取海外收益,这是游戏出海的核心目的。事实上,出海早已是游戏行业司空见惯的话题。除了上述公司,还有很多公司通过出海赚了很多钱。但在版本号发布时间未知的2022年,这个方向对于行业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21记者曾询问一家有成功出海经验的上海游戏公司,版号暂停对公司业务是否产生较大影响,公司负责人也隐晦地告诉记者,版号暂停对公司没有重大影响,因为其业务集中在海外市场,国内业务布局较少。

“目前虽然游戏审批流程还在进行,但版本号什么时候能正式恢复还没人说得准。”一位资深游戏行业从业者告诉21记者。在他看来,在当前形势下,游戏公司目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做好自己的资产规划,不断打磨研究中的游戏“最低上线版本”,让版本号正式发布时游戏中有更丰富的内容。但从业者指出,“持久战”并不适合长期没有稳定运营产品的游戏公司。第二种方式是主动破局,策划其游戏出海。

他进一步指出,目前游戏公司出海主要有两种方式。一个是“顺其自然”,直接将游戏包上传到App Store、Google Play等海外应用商店,但并没有针对区域市场设计本地化服务。另一种是直接与当地有经验的游戏代理商合作,与代理商分享他们在海外地区的游戏收入。

撞到岩石的风险

从数据来看,2021年国产游戏海外收入呈上升趋势。中国音乐协会游戏工作委员会、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80.13亿元,同比增长16.59%。但同时,《报告》也指出,随着国内游戏在海外市场的市场份额不断提升,受众范围不断扩大,出现了购买成本上升、合规风险增加、文化误解、文化冲突等问题。

“对于选择出海的游戏公司来说,大家只会关注一小部分成功登陆的,不会关注大部分‘触礁’沉入大海的。”上述资深从业者坦言。并不是说海外没有成熟的市场和玩法,也不能保证外人进入这个市场后就能赢得游戏。

程诺游戏法创始人朱俊超、律师王家一在接受21日记者采访时指出,出海风险主要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对游戏监管的不同要求,如欧洲的《数据保护总则(GDPR)》。在本土化方面,也需要尊重当地宗教信仰、社会习俗、语言文字与内地的差异。

在2021年7月举行的国际游戏商业大会上,科技的出版者、制作人蔡曾指出,综合考虑GDP增速、硬件设备、文化背景等因素,东南亚可能是能带来最大收益的海外市场。

但他也指出,本土化的困难可能体现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方面。蔡以东南亚用户的支付习惯为例。在实地考察中,他发现东南亚用户购买商品的习惯比中国用户“更碎片化、更小化”。比如在中国买烟,习惯一次买一包或者一根,东南亚用户可能一次只买一根。“所以我们在做游戏的商业设计时,会把我们以为已经拆分的东西拆分到最细的细节,以满足本地玩家的付费能力和付费习惯。”

朱俊超建议,出海前,游戏公司要对出海目标区域进行详细分析,做好法律法规合规性分析和社会环境分析。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确定出海方式和游戏内容。要根据当地的社会环境,确定游戏研发的内容,避免“水土不服”带来的问题。此外,提高自身游戏产品的质量和服务水平,“游戏市场的竞争最终取决于产品的质量。无论在哪个国家或地区,只有优秀的游戏产品才被市场认可和成功。”朱俊超指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