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高粱饴,李,张...所有热门短视频博主都上气不接下气。

小可502

作者:永恒欢乐来源:物联网(ID: hlw0823)

2021年,短视频用户数达到8.8亿。

短视频是优胜劣汰最快的行业。有可能年初还火着的几百万粉丝已经从网上抹去了。有自己的实力带动即将破产的本土小吃成功反攻;一个月,吸粉1000万成了业内人人羡慕的对象...

短视频创造奇迹,但奇迹不会光顾所有人。

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经过几年的发展,短视频已经进入行业发展的中期阶段。内容同质化严重,用户审美疲劳,缺乏可持续生产的能力和机制,都是行业目前不需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仅仅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大多数人会认为出现这些问题的最大原因是用户对短视频的批判越来越多。

其实结合短视频制作博主,我们会发现这是两个群体的群体数量悬殊造成的。简单来说,创造能力不能和用户需求成正比。

为此,在某种程度上,在肉眼可见的互联网生态下,短视频博主成为了一个看似备受关注,实则极易被“忽视”的群体。

面对用户日益增长的需求,作为内容创作者的短视频博主似乎越来越难。

一、短视频的命运: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艾媒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达到1408.3亿元,将继续保持高增长态势,预计2021年将接近2000亿元。

随着行业规模的增长和用户粘性的下降,短视频博主开始逐渐分化。

水心木鱼,哔哩哔哩影视区第一个拥有393万粉丝的博主。

2019年11月,他开始更新自己关于Tik Tok的视频作品,但他独创的在结尾留下高潮的“渐进”叙事方式似乎已经失效。截至目前,木鱼在Tik Tok上传了230个视频作品,除了数据最好的前三个视频1486万、1339万、684万外,很多视频的点赞量都没有超过100个。

另一方面,在短短两个月内,因乡愁而迅速崛起的张先生,记录了东北农村大龄男青年的单身生活,单个视频播放量超过2亿,50部作品流失近1800万粉丝。因为每个视频的背景音乐都是一样的,他甚至自己唱了一首不知名的德国歌曲。

每个从事短视频行业的人都很清楚,“小红靠捧,大红靠命”是行业潜规则。张两个月涨粉速度惊人,主要是因为11月下旬的部分出圈视频。

在评论区,玩梗,网友跟风拍视频,被人民日报关注,都伴随着作品不断出现在热榜上。

通过数据平台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张的粉丝在11月17日之后就开始激增,到目前为止没有放缓的趋势。

研究张似乎能找到交通密码。在搜索框中输入“张”。从业者正在分析他为什么这么火,研究他的背景音乐。还有人选择模仿张,甚至用张的小号名字来蹭热度。

其实真正能让粉丝数量长期保持不减反增的博主是很少的。

年初,名为“QQ能打能玩”的博主高粱糖蜜点燃了侯美丽,她从一个拥有数千粉丝的小视频博主,在短时间内成长为拥有200万粉丝的网络大名人。

侯美丽总是穿着同样的衣服,讲着同样的台词,然后用牙齿为高粱糖蜜拉出又细又长的丝,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视频播放量增加,销量增长更大。

侯美丽的第一场直播,一秒钟只挂了1000张票,下一秒刷新的时候高粱糖蜜就卖光了。

3月份糖果行业淡季,高粱糖蜜各大厂家紧急召回员工,加班加点赶进度,但还是跟不上需求,其他几十家高粱糖蜜厂家的货都卖短了。

不仅高粱糖蜜缺货,连生产高粱糖蜜的机械设备都被抢购一空,原料变得紧张。

但现在,侯美丽虽然还在卖力表演用牙齿撕扯各种食物,却很难打破成千上万的视频。

比如依托“来了兄弟”爆料,黑龙江窑子街;依靠高难度动作,和叶凌联系在一起的明星很多;李煜,被称为纯粹的欲望天花板;抖头发伪装的刀。

可见,对于平台用户来说,新鲜类型视频的爆发可能会极大地吸引用户的注意力,但面对长期不变的单一风格视频,热度来得快,去得自然也快。

然而,即便如此,在短视频的互联网红利到来之前,依然有无数的博主,当然也有一些纯粹是因为热爱和兴趣而进入游戏的博主。

所以,令人不解的是,短视频博主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

其次,焦虑是短视频博主的常态

随着短视频制作门槛的降低和网络文化的包容性,如今精英视角不再是互联网表达的唯一方式,大量农村用户成为内容创作者,构建起自己的个体叙事体系。

对于城市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已经习惯了李田园诗般的乡村生活,而张的视频则开启了另一扇门,代表着乡村生活的极度粗糙,甚至是一塌糊涂。

很多网友认为“明明没什么好看的,整天看都很辛苦”。

但张和李都不是真正的农村视频博主。

大多数真实的乡村博主的短视频都不会被看到。他们一家人有的长年在外打工,有的则像候鸟一样在农闲时飞到北京、上海、南京、广州等地,在农忙时赶回河南、安徽、山东、湖北收土豆种辣椒。

他们大多买不起海底捞,也从来没有买过300元以上的衣服。也有年轻人待在家里照顾宝宝,早起干农活,回到家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拿着价格低于1000元的手机,拍着永远不会流行的视频。

他们的视频下面总有几个到几十个回复。除了在外工作的陌生人,也有一些来自异性的调侃、告白和交流。

他们羡慕住在城市里的“摄像师”,以为自己有各种可以拍照的素材,但实际上,他们羡慕的人也同样焦虑。

哔哩哔哩博主“LKs”通过问卷调查了320名短视频博主的真实心理状态。在调查数据中,77.8%(249名博主)是男性博主,22.2%(71名博主)是女性博主。

在视频创作(包括策划、写文案、拍摄、剪辑)方面,320位博主平均每天花费4.69小时,整体来说其实还不错。然而,如果分为全职和兼职,区别就出来了,全职博主平均每天花6.66小时,兼职博主平均每天花3.37小时。

粉丝不到10万的博主很多。粉丝为0w ~ 10w、10w ~ 50w、50W~100W、100W以上的博主分别为178、84、23、35。

以这组数据为代表,结合粉丝数量和创作时间,可以看出创作一个视频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可能很多业外人士并不认同,甚至一度认为这个行业是免费的,赚了很多钱。怎么会不容易呢?

根据“-LKs-”的调查数据,34.3%的博主入不敷出,完全靠爱情发电,27.8%能赚点外快,22.8%能养活自己全职工作,15%赚的比兼职多得多。

其实总的来说,博主的经济收入和粉丝数量有很大的关系。真正能赚钱的都在脑袋里,低收入的博主其实还是占了很大一部分。

作为一个全职的短视频创作博主,你也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去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首先,无论是对于知识分享博主、美食博主、穿搭博主还是美妆博主,都需要大量的知识来支撑。此外,他们还需要不断吸收新知识,并通过自己的理解输出。

其次是选题和内容枯竭带来的精神压力。

众所周知,短视频平台产品要想达成最终的交易,需要博主自己动手,只有一步一步的收集好评流量,才能成功引入与商家的合作。

甚至在卖产品之前,博主也需要仔细规划,比如如何设计更吸引人的脚本,如何使用拍摄,以及后期可以用什么技巧让食物看起来美味。

不上班的年轻人在干什么?如本文所述,“自由职业者如果更加努力,确实有更大的收入空间。但灵活性和流动性也代表着收入的不稳定性。”

全职短视频创作博主也是自由职业的一员,不稳定的收入也让大部分博主失眠焦虑。

博主“睡在“-LKs-”的调查数据显示,20.6%的博主摸着头就睡着了,39.7%偶尔失眠,39.7%经常失眠。

此外,在“成为博主后的症状”调查中,62.5%的博主感到疲惫和焦虑,51.3%的博主感到抑郁,47.8%的博主感到颈肩腰疼。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即使是被成千上万人关注的博主,仍然需要“为自己的身体和想象力而战”。因此,对于大多数创作短视频的博主来说,失眠和焦虑是常态。

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未来的博主似乎很难避免新鲜感下降带来的寒潮。

三。告别野蛮生长,进群热身

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实施细则(2021)》。根据官网文章,协会组织短视频平台对《规则》2019版进行了全面修订,并与时俱进地完善了原有的100项标准的21个类别。

其中,《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实施细则》第九十三条规定,电影、电视剧、网络电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和片段,不得擅自删减、改编。

然而,这对视频剪辑博主来说显然是致命的打击。

《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0万余条原创短视频作者的短视频、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艺节目进行监测,共检测出涉嫌侵权的短视频3009.52万条,涉及点击量2.72万亿次。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通过影视剪辑的全职短视频博主的收入会直线下降。

这似乎也给了所有短视频博主一个间接的“警醒”。在不同因素的影响下,单一风格的短视频迟早是行不通的。

因此,多方位发展似乎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比如穿搭、探店、美食、护肤、实惠、好用、适合广泛人群等等。

但也意味着大部分博主需要加强各方面的知识储备,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越来越多的短视频博主告别单打独斗,选择加入组织。

小米从直播领域转向短视频领域,与MCN一家机构在厦签约。在她看来,MCN机构与自身的关系更像是经纪公司与签约艺人的关系。

MCN负责统筹策划和内容策划,根据视频博主的特点安排角色和类型。她只需要专注于掌握内容创意,提升自己的技能和个人魅力。不同于直播的公会制,很多视频博主的主从竞争变成了合作关系。

短视频平台上的奖励和补贴可以忽略不计。MCN机构像剧组一样,考虑短视频商业化的全过程,按照贡献值进行收入分配。

像小米这样的个性特征明显,有特殊艺术功底的视频博主会有独立的作品和IP,资源和收入自然会更倾向。

短视频领域的一个特点就是个人和机构在商业化上领先,在变现模式上推陈出新,产生了很多具有超强吸金能力的博主和机构。然而与此同时,另一个现象也逐渐被业界所关注,那就是平台的商业化仍然处于尴尬的状态。

短视频行业只有内容生产者、受众和行业氛围得到“培育”,才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或许,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博主,通过审视平台和用户偏好来打造自己的多元化风格,内部的卷面依旧难以回避。

即使是坚持在短视频行业走下去的博主,似乎也预见到了未来的每一步艰辛,但依然难以平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