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愿景基金逆风犹在 软银一天之内遭遇三连击

邵华晖77

编辑/石

如果要评选过去24小时最差的商业人物,软银的孙正义一定是名列前茅。

整件事应该从昨晚开始。东南亚旅游巨头Grab正式登陆纳迪达克。虽然是以创造反向并购估值记录的名义;一上市(400亿美元),一开始涨了20%,但后来股价持续下跌,最后收跌20.53%。

(Grab分钟线图,来源:TradingView)

(抓取分钟折线图,来源:TradingView)

根据招股书披露,软银愿景基金为Grab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约为18%。严格来说,软银这次投资并没有亏钱。根据询价报告,该公司在2020年初的估值刚刚达到160亿美元。根据周四345亿美元的收盘市值,至少浮动利润翻了一番。但“上市即破局”的魔咒不会被打破,这仍会给后续数十次IPO带来压力。

就在Grab破产几小时后,美国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宣布对英伟达收购软银Arm提起诉讼,这加剧了本已复杂的全球监管压力,使得交易更难最终实现。

这笔交易对软银的重要性在于,当两家公司去年9月宣布协议时,英伟达同意以120亿美元现金和价值215亿美元的股票进行收购,并将根据运营里程碑额外支付高达50亿美元。在各国反垄断监管审查过程中,英伟达的股价翻了三倍多,这笔交易的价值飙升至800亿美元。

在上个月的软银财务报告发布会上,孙正义也将Arm交易价值飙升称为潜在收益,但似乎要实现Arm还需要做一些工作。根据双方的协议,如果最终无法完成对英伟达的收购,将只支付12.5亿美元的分手费。对于软银来说,虽然今年上半年Arm的营收增长了56%,达到14.6亿美元,但如果回到IPO路线,二级市场能否给出接近800亿美元的市值就很难说了。

在美国监管机构宣布对Arm销售进行调查几小时后,另一家“软银概念股”滴滴国际宣布,将启动纽交所退市、HKEx同步股上市的程序。与以往中国证券交易所私有化退市不同,滴滴公告的措辞明确表示“ADS持有人可以自由切换到另一家交易所”。

与Grab和Arm不同,持有滴滴21.5%股份的远景基金确实亏了不少钱。据软银披露,截至今年11月5日,SVF1基金累计向滴滴投资120.73亿美元,期末权益价值78.64亿元,净亏损42.09亿美元。这也是基金最痛苦的交易。除了滴滴,we work 10月底的上市也“套现”了公司25亿美元的亏损。

(愿景1号基金上市公司持仓,来源:软银财报)

(愿景一号基金上市公司持仓,来源:软银财务报告)

至于软银的经历,日本大其巴纳证券研究部总经理坂田茂树表示,只要类似消息出现,投资者就只能等待和控制购买软银集团股票的想法。换句话说,当另一个“坏消息”出现时,软银将遭遇新的抛售。

接连有消息传出后,软银日股周五开盘后遭遇抛售,一度大跌逾3%,全天收盘跌0.71%。

(软银分钟线图,来源:TradingView)

(软银分钟图,来源:TradingView)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