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央行苟文均:应明确虚拟资产的非金融属性,完善新兴虚拟资产监管政策

寿依云37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视觉中国

记者/孙艺珍冯赛琪(实习)

“虚拟资产的衍生和变化不会止于当前虚拟货币、NFT和元宇宙中的各种物品。它们与现实世界自然隔离,具有一定的互操作性,因此很容易成为犯罪分子的洗钱工具。”

11月26日,央行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党委书记、主任苟文军在2021年首届陆家嘴国家金融安全高峰论坛上表示:“要明确虚拟资产的非金融属性,完善新兴虚拟资产的监管政策。”

目前,国际社会对虚拟资产没有统一的定义。苟文军表示,根据相关国际金融组织、金融部门和央行的普遍共识,“虚拟资产”可以定义为通过加密技术、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方式记录、存储、交易和转移,作为支付媒介或投资标的的虚拟价值载体,但法定货币和有真实基础的金融产品除外。

“虚拟资产满足了部分人的隐私、金钱信任和财富增值需求,同时其分散、匿名、无边界的特点,加上跨境支付面临的资金管控和反洗钱合规性要求,被广泛应用于敲诈勒索、贩毒、赌博、洗钱、恐怖融资、逃税、跨境转移资金等非法交易。”苟文君谈过。

苟文军表示,由于虚拟资产特别是虚拟货币对国家货币主权、反欺诈、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构成日益严峻的挑战,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正在加强对虚拟资产的监管。

2021年,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基于风险为本的虚拟资产和虚拟资产服务商处置更新指引》,指导成员国完善虚拟资产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风险评估的要素和方法。

翟文军介绍,目前已有50多个辖区或计划将虚拟资产交易纳入监管框架,建立虚拟资产服务提供者许可或登记制度,并要求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一些司法管辖区禁止虚拟资产交易作为非法金融活动。

论坛上,苟文军从资金监控角度对虚拟资产洗钱犯罪治理提出了进一步建议。他指出,加强虚拟资产监管是全球趋势。关于虚拟资产的风险监管和治理,应重点关注四个方面:

一是明确虚拟资产的非金融属性,完善新兴虚拟资产监管政策;二是加强对虚拟资产交易的监测分析,识别虚拟资产交易的本质;三是加强新技术创新应用,建立虚拟资产交易追溯和场景跟踪系统;四是加强与境外金融情报机构的信息共享与合作,形成打击利用虚拟资产犯罪的国际合力。

“银行和支付机构作为法币和虚拟资产的交换纽带,要对虚拟资产交易方进行实名认证,提高识别虚拟资产可疑交易和资金转移渠道的能力,重点监控关联集中的地下钱庄和虚拟平台OTC商户,及时报告可疑交易。”苟文君提出。

对于如何更好地建立虚拟资产交易的可追溯和场景跟踪系统,苟文军进一步建议,一是广泛部署地址探针,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对直接或间接与探针地址进行交易的账户进行标记;二是建立交易场景特征值模型,通过聚类等技术手段从海量交易记录中识别出不同的交易场景;第三,在交易场景的地址标注和特征聚类的基础上,执法机构、交易平台、境外金融情报机构等共享信息。整合,还原虚拟账户对应的真实主体,将真实身份、虚拟资产账户、交易场景串联起来,拓展t

“虚拟资产具有全球性,反洗钱中心将继续深化与60家境外金融情报机构的信息共享与合作,通过追踪虚拟资产交易的源头和场景,还原境内外交易的全链条,支持执法部门追捕打击各类犯罪活动。”严文俊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