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虚拟数字人“扎堆”亮相 商业化仍艰难探索

张简乐双122

来源:中国商报

本报记者屈北京报道。

虚拟偶像、智能助手、数字员工、虚拟大学生...近两年各种虚拟数字人密集出现在各大社交平台,参与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尤其是在“元宇宙”概念大火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试水和布局虚拟数字人领域。

AI(人工智能)数字人提供商筑亿科技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元宇宙”概念在2021年一度火热,“这也对虚拟数字人领域起到了一定的催化作用。”作为未来元宇宙互动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人的社会认知和市场需求维度正呈现快速增长势头。除了传统的娱乐游戏消费领域,在企业市场,数字人也逐渐应用到服务、营销、导购等一些商业场景中。但总体来看,数字人的应用还处于起步阶段,产业爆炸仍需要技术与产业融合拓展更多场景,这需要一定时间。

根据市场研究院《虚拟数字人深度行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报告将虚拟数字人分为“身份”和“服务”。前者市场规模预计1750亿元,占据主导地位。服务型虚拟数字人总规模超过950亿元。

针对虚拟数字人的发展现状和商业化前景,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从业者和第三方专家。业内普遍认为,得益于技术进步和社会认知,虚拟数字人在营销、服务等功能场景上表现出一定优势,各领域龙头企业正在试水或布局。然而,虚拟数字人产业在实现规模化和商业化方面仍处于探索的早期阶段。

关键渗透场景:营销和服务

前述追科技人士告诉记者,公司涉足虚拟数字人服务有一定的发展路径。该团队专注于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NLP),最初向客户提供文本语义的智能理解,然后扩展到智能语音理解。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客户需要真人的形象,因此公司形成了具有智能语义、语音和视觉的AI全栈服务。“在互动的数字人群中,现实生活中的影像带来了最好的体验和最大的市场需求潜力。目前,察视科技已经在金融、电信、政务等领域落地了具有实景影像的互动数字人。”比如在银行、税务等服务场景中,虚拟数字人可以提供7×24小时的在岗服务,为企业客户解决标准化的答疑工作,降低人工成本,提高工作效率,同时他们生动真实的形象可以拉近与用户的距离。

被誉为“清华大学第一个原创AI虚拟学生”的华,在2021年引起了业界的大量关注,并且采用了框架。萧冰公司CEO李迪在2021年9月公开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用户使用萧冰框架创造的AI人大约有1700万。记者了解到,通过萧冰框架生成的各类AI数字人具有歌唱、诗歌写作、绘画、聊天等多种人文特征,已在金融、零售、汽车、房地产、纺织等领域得到应用。

除了to B领域的企业应用,虚拟数字人在to C市场的渗透更为明显。比如2020年,由第二世界文化打造的国民虚拟偶像“凌_凌”,在2021年与十几个品牌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商业合作,还参加了央视综艺节目。与他合作的一家互联网健身服务平台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次合作在90后年轻人中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帮助品牌拓宽了目标受众。

商业数据公司克洛瑞在《虚拟代言人品牌营销价值洞察报告》中指出,与欧美市场相比,国内虚拟数字人起步稍晚,2020年开始进入加速发展期,从2020-2021年大部分虚拟人在主流社交媒体注册也可以看出这一点。虚拟代言人对真人的替代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品牌营销与虚拟代言人深度结合。

一位从事影视娱乐行业数年的观察者告诉记者,很多国际或本土品牌都开始联合虚拟数字人,主要功能场景是营销。年轻人,尤其是Z世代,成长在互联网时代,对虚拟技术的热情更高,更容易接受和喜欢虚拟人物。但另一方面,很多虚拟偶像或代言人都是“一锤子买卖”,缺乏持续经营的成功案例,大部分品牌只是前期尝试或试水,是否加大投入仍有待探索。除此之外,像“凌_凌”这样的虚拟偶像也因为代言口红而“翻车”,因为没有真正的色彩测试,产品效果完全是虚拟的,还有网友批评他们“粗心大意”。

谈及一些出现在电商平台或直播间的虚拟数字人,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与现实中的人相比,虚拟数字人不够智能,互动性不够强,短期内难以普及。未来随着技术、市场等方面的进步和完善,新的商业价值能否释放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商业模式正在不断探索中。

而网络游戏行业观察者张书乐认为,元宇宙目前只能算是一个“史前阶段”,目前技术所能承载的虚拟数字人的整体表现能力,并不能达到真正的虚拟偶像或者真正的智能助手角色。我们看到一些影视娱乐公司已经在生产或者使用虚拟偶像了,因为在元宇宙热潮中,过去探索过的虚拟偶像被加速了。随着AI等技术的成熟,虚拟数字人有望成为发展趋势,每个人都可以在元宇宙中重塑自己的形象和人格。

萧冰公司相关负责人指出,在应用方面,数字虚拟人其实不仅仅停留在虚拟偶像和虚拟主播上,还有更多的落地场景。这些场景需要萧冰与不同行业的合作伙伴一起思考和挖掘,将萧冰的技术和客户应用场景紧密结合,打造更多的虚拟人。

目前,虚拟数字人的理论和技术日趋成熟,应用范围不断扩大,行业逐渐形成并不断丰富,相应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演进和多样化。从产业链来看,基础层包括VR/AR眼镜、大屏幕等显示终端、光学器件、传感器、芯片、建模软件、渲染引擎等。平台层涵盖建模系统、运动捕捉系统、渲染平台、解决方案平台、计算机视觉、智能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等。在应用层,不同形态、不同功能的虚拟数据人赋能影视、媒体、游戏、金融、文旅等领域,根据用户需求为用户提供定制化服务。下一阶段,萧冰公司将针对每个行业进行不同的技术和落地布局。相应的技术需要更多的拓展,会针对不同的行业做出针对性的发展。

广发证券在研究报告中看好虚拟数字人的商业化前景。虚拟数字人分为知识产权型和非知识产权型。前者是通过扩大粉丝经济来实现的,比如虚拟偶像、虚拟KOL、虚拟品牌代言人、明星原型虚拟人。后者有三种:一是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经济效益不高,但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劳动力,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二是直播型,具有时间无限、成本可控等日益突出的优势,包括阿里、JD.COM、Tik Tok、哔哩哔哩等。,第三,身份类型,即虚拟世界中每个人为自己创造的角色。根据研究报告,从商业化的角度来看,虚拟数字人有望成为元宇宙产业链中第一个快速发展并大规模创收的产业。

数字服务商威视咨询创始人谷玮认为,对于大众消费者来说,虚拟数字人已经基本渗透到游戏、娱乐、广告、直播等消费领域,已经实现大规模渗透的领域包括但不限于电商、银行、医院、企业、教育、政务、党建和个人服务等。虚拟人产业未来商业模式的重点应该是依靠虚拟数字人的作用来实现真人的价值和功能,弥补物理机器人或元宇宙机器人在时间、空间和成本上的不足。在这里,它往往不仅仅是真人的替代品,而是真人的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