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号

中国版N号房里被围猎的女孩们 危险来自身边

穆秀兰243

来源:新京报

达蒙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过这种经历的人。很多女性受害者发现自己的私人形象被肆意传播。发布者身边有熟人朋友,也有以“网恋”名义获取图片的网友。

 ▲部分收费聊天室需要管理员验证后进入。聊天室截图 ▲有些收费聊天室需要管理员验证后才能进入。聊天室截图【/h/】当女生们决定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身边有那么多受害者。

2020年11月至2021年8月,成都某大学学生达蒙注意到自己的裸照被前男友多次上传到海外加密聊天软件,最后出现在色情聊天室,文字带有性暗示,供人们观看和评论。

从那以后,曾经活泼开朗热爱生活的女生现在安静了,甚至需要心理咨询。在达蒙看来,“裸照泄露风波”改变了一切。

达蒙不是唯一一个经历过这种经历的人。很多女性受害者发现自己的私人形象被肆意传播。发布者身边有熟人朋友,也有以“网恋”名义获取图片的网友。

新京报记者发现,猎捕年轻女性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在一些色情聊天室,每天发布的淫秽物品超过2万条。聊天室中的每个成员也可以再次创建一个单独的房间,其中一些成员需要为进入邀请付费。

在聊天室里,仍然有一群群“专业出版商”。偷拍获得的所谓“打包资源”低价流通,然后通过聊天室找到买家打包出售。拍摄场景从商场试衣间到街拍,甚至地铁、酒店都有。

聊天室曝光后,女生们决定站出来。他们组成志愿者团队,在聊天室“卧底”,收集群里成员发布的淫秽图片和新闻,然后报警,帮助其他受害者维权。

救赎和伤害在色情聊天室里不断交织。

当生活被“拖入死角”

达蒙口中的“变化”发生在大三那年。

成都一所大学的20岁学生达蒙热爱阅读。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作家并参加社会活动。他的课余生活充满了各种爱好。

2020年11月,一位陌生网友的私信彻底打乱了达蒙的生活。“你的照片被发布在推特的色情账号上。”

根据网友提供的链接,达蒙点了进去,看到了几张他的生活照。“有人想玩吗?可以提供更多她的私人视频。”

当照片伴随着性暗示的话语时,达蒙不寒而栗。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通过色情账号中的链接,达蒙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一个海外网络聊天室,全屏曝光的画面击中了她的内心:在聊天室里,成千上万的女性裸照和淫秽视频被自由发布和传播,女孩们被打上了各种羞辱的字眼。

 ▲2022年1月6日,群成员们将女性裸照、生活照等不雅影像公开发布。聊天室截图【/h/】▲2022年1月【/h/】▲日,群成员公开发布女性裸照、生活照等不雅图片。聊天室截图 在聊天室里,达蒙发现的是他的裸照,而不是他的生活照。这些裸照被评论了很多次。“成千上万的人浏览了我的私人照片,我感到极大的侮辱。”

达蒙记得他颤抖着,哭着离开了聊天窗口。

在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里,为了不再触碰伤心的事情,达蒙想尽了一切办法:为了填满所有的时间,她把几倍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上,但心理上的创伤却难以愈合。渐渐地,达蒙患上了严重的睡眠障碍,不想离开宿舍,无法专心做事。

有不少女生也有类似的经历。事实上,类似的伤害从未停止。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的受害者中,除了两名上班族外,其他学生年龄都在15 -22岁之间,喜欢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动态和各种生活照,这让他们成为了“狩猎目标”。

15岁的李橙上初中二年级,下课后经常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自己的舞蹈视频和生活照。据李橙介绍,2021年12月,他的短视频平台账号出现了大量辱骂言论和私信。她了解后发现,很多自己穿着校服的照片和短视频被运送到海外社交软件的色情聊天室,合成淫秽图片。

李橙不太清楚照片泄露的危害,只知道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她说因为这个她偷偷哭了好几次,但是她更害怕被更多的人知道。

“我想我不会去报警。我更害怕别人误解我,他们不会相信我是受害者,而不是逮捕他们。”李橙告诉新京报记者。

焦虑和恐慌一次又一次地把达蒙拖到角落里。“我身边的人都看过我的裸照吗?”“家长和同学知道了该怎么办?”“照片和视频会无休止地传播吗?”

这些问题日夜充斥着达蒙的大脑。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段难以言喻的经历。达蒙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忘记”,但没有用。

“我经常躺在床上,很多人会在脑海里看到我的裸照,然后骂我,指责我。我感到恶心和头晕。”达蒙试图忽略这段经历,但他无法摆脱恐惧。

“危险”来自于

施暴者和受害妇女之间,往往不是陌生人,危险可能来自身边。

因为照片的高度私密性,达蒙很快就把前男友杨锁定为“嫌疑人”。之后,杨毫不犹豫地向达蒙承认自己是裸照的出版者。

达蒙说,他和杨高中毕业后决定恋爱。在两年的感情中,他们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很多次架。“但我从没想过他会做出这种事,只是觉得他偏执。”

受害者梁飞的照片被“朋友”发布到了聊天室。

2021年12月,梁飞正在和朋友吃饭,突然手机屏幕亮了。根据留言栏,一个朋友告诉她,她在聊天室看到了她的照片。

梁飞发现,被泄露的照片跨越的时间跨度很大,有300多张照片,其中大量照片来自朋友圈,还有拍给朋友家人的生活照。这意味着只有和她有日常接触的人才能看到。

 ▲2022年1月11日,群成员和管理员将女性信息公开至聊天室内,并发动他人对其展开网络轰炸。“熟人信息聊天室”截图【/h/】▲2022年1月11日,群成员、管理员向聊天室泄露女性信息,并发动他人进行网上轰炸。“熟人聊天室”截图“/h/]“看到那些东西之后,是一种说不出的苦恼。”梁飞意识到这是熟人的罪行。

让梁飞崩溃的是,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一个非常熟悉的账号浮出水面:梁飞紧张地给那个朋友发了一条信息,“我的那些照片是你发的吗?”对方没有回答。

“他学习很好。他在一所985学院学习。当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告诉了他,他总是安慰我。在找到他的账号和头像之前,我还在给他发消息,祝他考研顺利。”梁飞说,多年来,两个人是相互鼓励和交谈的伙伴。

一些受害者的私人视频是网民自愿交出的,他们是在“情色陷阱”中被追捕的。

当程英参与其中时,她刚刚从校园踏入职场。

2021年5月,在一款交友软件上认识了王,对方的关怀迅速俘获了的心。“我逐渐对他产生了良好的印象和一定的信任感,经常和他分享我在工作中的不开心和生活中的琐事,很自然地把我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了他。”

在的印象中,王温柔体贴,彬彬有礼,从不使用攻击性的语言。

进入《恋爱》后,程英放松了警惕,视频通话逐渐取代了文字聊天。据程英说,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后,她都会准时打开视频。“我根本没想那么多。我以为这是恋爱中的常规操作。”

一个月后,王第一次要求“裸聊”。他要求程英脱下她的衣服,扭动她的身体,穿上长袜或撕开她的衣服。“我一开始不同意,他会马上失去联系。这让我心慌,我知道我被他困住了。”程英彻底坠入“爱河”,在网上把自己交给陌生男人。

表示,在沟通过程中,王多次拒绝了她的见面要求。渐渐地,开始对这种“网恋模式”感到不安,开始抗拒与王视频通话。但她没想到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王对拍摄色情视频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说他会给我钱。如果我不同意,他就开始威胁我,说我所有的视频截图都在他手机里。如果我不同意,我会把它们发到网上,发到我公司的邮箱里。”

起初,没有理会王的威胁。2021年6月3日,王给下了最后通牒,害怕了。这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骗局和陷阱。

  截至2021年10月,程英先后拍摄了十几条视频和若干照片。“他承认过把我的那些视频拿去卖,我觉得我变成了一个工具。”程英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